“原来是白道友!”
  
  赵冬松脸色更难看了一分,不过白清尘会来,本就在他预料之中。
  
  若只是白清尘,他还真不怕,真打起来,白清尘这种后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让他没想到的是,一个小小的落枫国,白清尘居然还会请一位窥道境八重级的强者。
  
  问题是,这个叫叶谦的,他根本没提过,所学的空间秘法,也隐隐克制他。
  
  “将臣门何时有了干涉我等附庸势力内事的规矩?”
  
  赵冬松没那么好糊弄,他年长白清尘数百岁,白清尘没出生的时候,他就与将臣门这种姜州顶级门派有来往,对于将臣门的规矩,他可谓知之甚深。
  
  “……”白清尘闻言一时语塞,将臣门的门规,肯定是对自己门中弟子的,附庸宗门该如何管,寻常时候也全看门中出事之人的手段,并没有什么正式立下的规矩。
  
  “赵道友怕是对将臣门的规矩有什么误解!”叶谦心中摇了摇头,白清尘总归还是嫩了点,他结果话题,冷笑着说道:“赵玉升作为枫叶国国主之父,向将臣门求助。你们求我们来,白师姐与我就千里迢迢赶来,我们自然就代表将臣门的规矩!”
  
  “不服的话,赵道友可以明确提出来,甚至脱离将臣门,投靠后卿门都可以!”叶谦嘴角微微翘起,温和的语气里,却带着让赵冬松冷入骨髓的寒意。
  
  背叛将臣门,投靠后卿门,开什么玩笑,怕是他敢稍微委婉点说话,眼前这两人就能直接出手杀了他!赵冬松身体有些僵硬,再也不敢轻视眼前这个年轻人,这位不仅修为战力强大,心思话语,也不是一般的歹毒,他强笑着说道:“叶道友说笑了,落枫国依附将臣门近千年,哪里会有二心!”
  
  “没有是最好的!”白清尘淡淡说道,“叶师弟,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休息!”
  
  白清尘说着,真的离开,回到之前赵玉升给她们准备的客房之中,经过这一番,她确实意识到自己作事的手段与叶谦有很大差距。
  
  还不如直接交给叶谦来处理。
  
  “白师姐慢走!”叶谦笑眯眯地与白清尘一唱一和,他不是将臣门的人,但有了白清尘当着所有人面说的这句话,自然就有了处理这件事的权利。
  
  这也是叶谦想要的,干净利落的处理掉,省的纠缠不清,耽误工夫。
  
  他此时出来的目的已经达到,启明山确实没派人过来追杀,让他稍微舒心点。
  
  处理掉此地之事,他要赶回火凤山,好炼制丹药,那里有地心之火,炼丹省事太多。
  
  而且有这几天的功夫,想来炎璀璨那边已经为他准备了不少炼丹客户,那可都是黄泉珠,而黄泉珠就代表着九品天僵化仙丹。
  
  有了足够的九品天僵化仙丹,叶谦就能破境,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么?
  
  “赵道友,若没有什么好的理由,我身后这孩子,就是经过将臣门承认的落枫国国主,你现在可以随便想理由,只要能打动我,但如果不行,你也可以试着在我们走后,杀了他……”叶谦说的这里,一股带着杀戮大道法则气息的气势向赵冬松碾压而去,他一字一顿道:“拿自己的命做赌,杀了这孩子,看叶某和白师姐,会不会来取赵道友的性命!”
  
  “嘶……”赵冬松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战域收敛在周身,抵挡着叶谦的气势。
  
  但是,他从那气势之中,感受到了令人恐惧的气息。
  
  那气息,是他曾经在将臣门窥道境九重老祖的身上感应到的。
  
  “叶道友已经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