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很快就发现了金兵已经我这有许久为发生变法,而远处山丘金兀术大纛任在,但那上面却没有多少人,猜测司徒长风多半已经动手,且吸引了金兀术的注意。

    岳飞如果这点机会都抓不住,就不是岳飞,他立即开始调动士兵,逐渐开始反击。

    金兀术战斗好一会,不能取胜,这才逐渐冷静下来,暗自一算自己已经耽误不少时间,这才开始着急。

    不过现在他想离开,也不容易,岳雷,牛通二小杀得兴起,招招抢攻,逼得金兀术不得不接招。

    而龙骧骑兵早已抱成一团,与金狼兵互有攻守。

    “杀!”金兀术心中焦急,长刀高举,一招群狼搏虎,逼退二人,自己策马离开,迅速向山头而去,想看看主战场到底如何了。

    他一离开,金狼兵顿时懵圈了,士卒可不回想到他是关心大局,还以为主帅逃跑,顿时无心恋战,还有不少骑兵跟着一起跑。

    “杀!”牛通见金兀术逃跑,顿时心中火气,原本还想拿下金将立下功劳,那里知道他居然跑了,只得把怒火发泄在骑兵身上,他可不知道先前被他一鞭打得脑瓜迸裂的完颜乌古同样是金国皇室,一员重要将领。

    没了金兀术,这些强悍的金狼兵可不是岳雷的对手,长qiāng挥舞,招招大开大合,杀得狼骑死伤无数。

    狼骑武力都相差不大,见同伴如此轻易被杀,在没有主将的情况下谁还愿意拼死进攻,勉强抵挡一会,纷纷开始后撤。

    随着龙骧骑兵推进,撤退变成了溃败,于是出现了奇怪一幕,数百人追着数千人跑。

    狼骑逃到山顶,反而冲散了自己人,紧随其后的岳雷,牛通趁机杀入。

    这时候的司徒长风利用恢复一点真气护住伤口,指挥龙骧骑兵专门向着人多的地方冲杀,让金兵无法重新列阵。

    “气死本王!”金兀术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大吼一声,一连砍死几个逃兵,也无法阻止队伍继续后退,已经有不少部落首领带人逃命了。

    “杀!”司徒长风一刀砍断金兀术立于山丘的大纛。

    其他人也有样学样,路过的旗帜纷纷砍断。

    “金兀术死了!金兀术死了!”岳雷灵机一动,放声大喊。

    龙骧骑兵以为金兀术真的死了,想到立下如此大功,也跟着兴奋的高喊起来。

    战场混乱,都是看令旗,听号角,那里能在战场上去特意寻找一人,金兵见到山顶大纛,旗帜都已经不见了,还以为金兀术真的死了,顿时乱做一团,不知是进是退。

    立于楼车上的岳飞一见山丘大纛倒下,顿时心里大喜过望,让人高喊:“金兀术跑了!”

    “金兀术跑了!”

    “金兀术死了!”

    两种声音开始向整个战场蔓延,这顿时出现两种反应,大宋士卒士气高昂,爆发强大战力;金国兵马疑神疑鬼,不知如何是好。

    随着岳飞指挥士卒猛攻,不少金兵终于顶不住开始撤退。

    有一就有二,开始跑的叫撤退,后面完全就是溃败,不少人丢下战友,转过身就跑,或者骑马狂奔。

    “杀!”

    “杀!”

    “杀!”

    大宋将领可没有笨蛋,如此机会,岂能错过,带领自己属下士卒,蜂拥而上,痛打落水狗。

    远方金兀术见满山遍野的逃兵,不由痛苦的闭上眼睛,举刀就想自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