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绣没到而立之年, 还是个年轻人。他头上戴一顶近乎白色的狼皮帽, 明显的凉州风格,更是为他平添了几分锐气和张扬。

    曹操曾经说过, 张绣是最好的那一种西凉军人, 悍勇健壮, 但悍勇健壮还没有湮灭他的心智与操守。这种人容易在乱世活下来。

    而贾诩明显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才会抛下当时如日中天的李傕、郭汜等人, 举家跟着这么个年轻将军一路辗转。

    时间证明了贾诩的眼光,在称王的李傕和称帝的郭汜先后被部下杀死之后, 张绣依旧顽强地活着。甚至, 自他的部队在宛城安定下来之后, 已经逐渐脱去了西凉兵的劫掠脾性, 能够和南城的百姓相安无事了。

    这样子再发展个几年, 没准宛城也能逐步实现屯田也不一定。那就是真的扎下根,轻易不可撼动了。

    可惜的是, 周边格局不允许张绣发展。刘表把张绣当成北方屏障,而曹操也真的率兵南下了。

    望着护城河外如星子般望不到尽头的敌营,张绣头皮发麻。他要是有刘备那样精明的头脑,此刻就会意识到刘表的不厚道:

    曹操的兖、青、豫都是州, 他张绣的宛城可是城。

    什么叫做拿着县令的地盘打着州牧的仗?眼下这就是。双方兵力太过悬殊了, 以至于曹操帐下的谋士们没一个到前线来的。

    “这种仗主公自己就能搞定的呀。”这是跑去追刘备的郭嘉。

    “五万对五千, 只要主公稳扎稳打,没有不胜利的道理。”这是同样说话大胆的陈宫。

    剩下的几个不是谨慎就是君子,嘴上是不会瞎咧咧“主公你这都要能输就别回来见人了”之类的话的, 但从行动上,一个个留守北方重要城市防备袁绍呢。

    离前线最近的老实人是荀攸,许县,转运粮草中。

    由此可见张绣的艰难。

    不过张绣还算是实诚的孩子,到了帐中议事的时候,开口第一句还是想打。“敌方十倍于我,围而困之。无奇袭无以致胜,还请诸位教我。”

    然而西凉军的风格摆在这里,拿得出手的军师实在是少得可怜。综合下来,除了提议跑路投奔刘表的,就是提议打劫许县的。跑也好,打劫也好,首先我们要能突围呀!张绣深深感觉到了谋士的重要性,然后他将目光投向了保命小能手贾诩。

    贾诩:“主公,其实我们还能投降曹操。”

    张绣犹豫道:“打都没打过就投降了,不会被人看不起吧?万一死得不明不白,岂不是愧对了兄弟们?”

    贾诩:“不会,曹操接下来和袁绍有一场恶战,正是缺兵马的时候。您这五千铁骑,对他来说是个缺口。现在投降,保你有个官职。”

    张绣:“那我投降袁绍不也是一样?”

    贾诩:“你傻啊,你是世家子弟出身吗?”

    张绣:“哦。那我再想想。”

    贾诩:“你看曹军如今的营帐布局,像是有破绽的样子吗?要打也得先投降一次。”

    张绣:“投了投了。”

    于是,就跟另一条时间线上一样,迫于实力的差距,张绣投降了曹操。但因为几乎是不战而降,所以当看着曹军兴高采烈地开进宛城的时候,张绣的部队普遍情绪低落,甚至压抑着隐隐的不甘。

    这种不甘在曹军的庆功宴上达到了顶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