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榛和孙策抵达六安的第一天, 孙策将袁术的脑袋放在了孙坚的牌位前。“毕竟我们在六安的产业都是新置办的。”孙策说, “我怕父亲找不到来这里的路。但现在好了,有仇敌的头颅在这里, 一定像黑夜里的灯火那样闪亮。”

    曹榛这个时候还处在新婚的降智光环里:我老公说的都对。

    孙策十分感动:亲爱的么么哒。

    曹榛:么么哒。

    然而现实很快就让两个小年轻清醒了过来……半个月后, 曹榛先受不了了。

    “伯符, 今天阿权和阿翊哭着喊着要回兖州。”

    孙策:……

    “周郎三天没登门了。”

    孙策:……

    “母亲天天坐着牛车在外头溜达,不到天黑不回家。”

    孙策:……

    “夫君, 袁术脑袋里的蛆虫都长成苍蝇了!父亲的英灵只怕是要被熏跑了!”

    孙策:!!!“阿榛卿卿,你是学医的, 你说怎么办?”

    “啊?我们一般用火烧, 然后埋了。”

    “我不。”孙策倔强地扭过头去, “我还要给他入土为安喽?”

    曹榛也是个小公主啊:“总之你将那玩意儿送走, 我感觉自己身上都是怪味, 吃饭都想吐。”

    “送走?送哪儿啊?送给曹公不成?”

    “就送给父亲!”曹榛跟洪水找到了倾泻口似的松了一口气,“父亲总会有办法的。”

    五天后收到了一个腐烂人头的曹操:这可真是亲女儿!

    六安的人送礼过来的时候, 服侍在曹操身边的是小白花一样的环夫人。密封的盒子一打开,环美人就跑出门吐了个稀里哗啦。曹操连忙把盖子盖上,扯着嗓子问:“怎么样?没事吧?”

    环夫人:“呕。我无碍的,呕。”

    据说, 环夫人此后足足有半个月没吃好饭, 生曹冲的时候养出来的那点脂肪全都消下去了。

    回来再说说袁术的人头。曹榛说曹操有办法, 曹操还真有办法。他从寿春的俘虏中找了个袁家的死忠,让他把“烂皮球”送去冀州给袁绍。

    曹操回过头跟阿生说:“要说用多少礼器,做什么样的礼仪, 多少金银陪葬,多少百姓披麻戴孝,这种事情我们这样底蕴的人家是不懂的。放眼天下都没有比四世三公的家族更清楚的了。”总结:他们袁家的丧葬业搞得特别专业。

    阿生:“……阿兄你学坏了。”

    曹操嘿嘿一笑,穿上盔甲就溜了。他忙着去练兵。攻下袁术只是一个开始,在真正的挑战来临之前,他有太多的钉子需要拔掉。

    曹操忙于练兵,阿生就继续忙于种痘。一开始只是死刑犯,接下来是她自己和进入疫区的医学生,再然后是疫区的高危人群。等从河东回到兖州,就轮到曹昂、曹铄、竹竹、曹彰这些孩子,就连曹榛,都在婚礼之前补种了一针的。

    兖州毕竟与疫区不同,不能强迫着只听闻过虏疮大名的百姓去种痘。这个年代的牛痘生产也没有机械化和质量监控,于是她只能宣布一切听凭自愿。

    不过曹家,乃至丁家、夏侯家的孩子们都格外捧场,这着实是令她意外了。

    就连最小的曹植、曹冲两个周岁宝宝,都被生母抱着送到了她跟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