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路走多了, 就会撞上鬼。早知道运气这么背, 她就该从城东废墟上跨过去,而不是往北绕道。

    阿生望着晨曦中跑过来的溃兵, 啪嗒两声展开了复合弩,上弦瞄准一气呵成。“诸位,避入道旁。列阵。”

    训练有素的曹家兵如臂指使,不到半分钟就让开了道路。举盾的举盾,上弩的上弩。荀爽和蔡邕正裹着厚厚的羊绒毯子打盹,这时候也被马蹄声和弩机声惊醒, 年纪大的人经不起吓, 就算是与胆小无关,两人也是脊背一阵颤抖。

    天光还昏暗,朝云尚没有升起。但能够看清跑过来的是骑兵,大约有上千骑。他们没有发出任何多余的声音,马背上也没有驼任何多余的财帛,虽然负伤不一,但军纪犹在, 仿佛随时可以打一场伏击反击战。

    西凉老兵, 且是精兵了。

    廿七不动声色地往阿生的方向靠了两步, 抽出长钢刀。

    对方也发现了他们, 区区三百人在上千西凉铁骑面前犹如鸡卵,更神奇的是他们带着女人和老人,怎么看都像是可以欺负的对象。

    但是领头的西凉将领却勒住了缰绳。这是一个高大的青年,在战火中被焚毁了一半胡须, 依旧能够看出沉稳和俊朗。在满脸横肉的西凉军中仿佛一个异类。

    “是徐荣。”荀爽小声提醒,“他因为在敖仓折损了兵马,而被罚留在雒阳城断后。看他如今的模样,似乎是从雒阳逃出来。”

    阿生微微颔首。和曹操从敖仓打到雒阳城,逃跑路上又碰上自己,徐荣这辈子命犯曹家。她清了清嗓子:“道路已经让开,将军要走就请吧。”

    徐荣:……

    后面曹操追得紧,他本来是想在这条路两边设伏的,结果被人撞了个正着。是灭了这群人再设伏,还是灭了这群人再上路?

    他可不敢真跟曹生说的那样,大摇大摆地从路上过。把后背留给几百支弩箭?又不是才上战场的小年轻了。

    心中警惕,徐荣面上却露出一个放肆的笑容:“何家女郎,如此美貌!你这点人还不够我塞牙缝呢,不如随我回长安去。”

    话音还没落,一支弩箭就扎进了徐荣头盔上方的帽缨,“铛”的一声回音,震得徐荣头皮发麻。

    强弩!

    西凉军顿时围了上来,纷纷拔刀。

    穿黑色深衣的女子站在车驾上,慢条斯理地往弩上装箭:“将军想要一战,我等就用性命将你们拖在这里。只要联军的追兵一到,自然能够为我报仇。”

    仿佛有无形的压力从女子纤弱的身体中散发出来,即便是双方战力悬殊,她的镇定都给人一种大局在握的感觉。

    徐荣真的有点怒了。“你凭的什么?”

    “凭你们急于逃命。凭我手中利箭。凭必死之心。将军是宿将,自然清楚若是不打则我们都能活命,若是打了则两败俱伤。”她的嘴唇饱满而红润,微微翘起唇角就仿佛雍容的盛世绽开,“所以,道路已经让开,将军真的不走吗?”

    西凉兵sāo luàn,建议走的,建议打的都有。

    徐荣罕见的迟疑起来。这支古怪的由女子率领的部队所表现出来的战术老练不亚于西凉精兵。甚至她身上的气势太过强大,竟将上千骑兵都压了下去。

    真打起来怕是代价不小。

    “两百人随我列队,其余人先走。”徐荣下定决心,然后抽出刀和曹生的部队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