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结婚结得急, 阿生也遭了殃。她没有住的地方了。

    原本阿生住在曹操隔壁。他们从小就在一个院子里长大, 后来又不常回到曹家老宅来跟大伯三叔四叔挤着住,再加上两个都不是在意小节的人, 于是还是住在同一个院子里。

    但如今新嫂嫂入门,阿生总不能还在隔壁当电灯泡吧。于是她很乖觉地跑门客宿舍那里将就了一晚。

    这下可把曹操给心疼坏了。“你说你瞎忙活了一个月, 反倒把自己的老窝给忙活没了。图个什么?怎么不叫人给你整理个新院子出来?跟门客们挤一起像什么话。”

    “算了吧,阿兄。叔母和从姊妹们天天抱怨屋子不够用你也不是不知道, 何必再去招人厌。”

    随着曹三代们日渐长大,曹家坞堡内出现了住房紧张。毕竟,一个个开始成年娶妻的儿子总不能还住在自己母亲的院子里。长大了的小姑娘们也想要有自己独立的房间。能够光明正大说出来要房间的还是嫡子嫡女,数目庞大的庶子庶女们还在眼巴巴地看着。

    曹家已经开始出现提分支的声音了。要么二房和四房从曹家坞堡中搬出去, 要么就迁走不受宠的庶子们,让他们去附近的村庄里定居。四房的曹嵩无所谓, 左右他钱权在手,另起一个坞堡也不过时间问题, 但二房的三叔四叔差点没跟大伯曹昆吵破了头。还有各路嫡庶子女,天天斗得跟乌眼鸡似的。

    住房问题呦,上下几千年都是个大问题。

    这个时代虽然地广人稀, 但交通便利、储备丰富又安全的好房子更是极其有限的。

    成姬小姐姐还不知道曹家几房之间的猫腻,很不好意思地给阿生道歉:“倒是我连累了二郎。”

    阿生连忙摆手:“跟阿姊无关,是下人们的疏忽。”

    胡氏连忙作出自责的模样:“从前你都是自己打理的, 也是我疏忽, 没想到会出这样的纰漏。”

    他们此时在新婚第二天的认亲大会上。高高低低的坐具, 在屋里摆得满满的, 平时看不到的庶母和庶弟庶妹都冒出来了。不光是曹操,就连阿生都没想到自己家已经是一个大家庭了。

    生子最多的还是张氏,二子二女。曹德也已经是个翩翩少年了,看上去倒也没有什么猥琐气息,给嫡兄嫡嫂问好的时候脸上也带着恰到好处的笑。曹疾还是个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小屁孩,一笑三个洞,他正在换牙。而张氏的两个女儿,有些小公主的骄傲,比起阿佩和阿绶也就差了一点,一看就是父亲宠的。

    再怎么看不惯张氏,阿生都得承认她把孩子养得不错。

    剩下的一串小朋友,阿生已经完全叫不出来历了。都是父亲的新欢出的,有些还是生在雒阳,只能靠内宅百事通的洛迟在后面小声介绍宅斗新形势。

    阿生的座位就在成姬的下首,于是洛迟的说话声成姬也能听见。这就是故意的,给表姐卖个好,省的她刚进门被人坑。洛迟妙语连珠,听得成姬红唇微翘。

    本来阿生以为,过了认亲大会,今天的流程就该结束了。不料,后面还有个大惊喜。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婆婆拉开门,在廊下叩首。“老夫人说,请丁氏过去说话。”

    曹操腾地一下就跳了起来。

    双胞胎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喜悦。

    “老夫人没有说请大郎和二郎。”

    哦……这可真是亲祖母。

    难兄难弟巴巴地把成姬姐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