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为何忧愁?”客人走了,阿生『揉』『揉』跪麻木的小短腿,改成抱膝而坐的姿势。

    曹腾将她提到矮榻上,亲自给她『揉』腿。“逞强什么?骨骼尚软,就学大人正坐,也不怕将来腿型不好看。”

    阿生撒娇:“祖父~祖父忧愁,可是和一个叫梁冀的人有关?”

    曹腾长叹一声,终究禁不住阿生反复纠缠,将几十年的弯弯绕绕给她讲了。按照阿生的理解,事情是这样的:

    梁冀是当朝外戚,梁太后的兄弟,在朝中一手遮天。

    先帝去世后,继位的小皇帝才阿生这么大,没过多久就夭折了。

    梁氏外戚为了继续把控朝政,从宗室里挑了个八岁的小朋友当皇帝,梁太后仍然是梁太后,梁冀仍然是大将军。万万没想到,这个八岁的小朋友聪明得很,小小年纪就知道自己是傀儡并表达了对梁冀的不满。梁冀一想不对,就把刚上任的小学生皇帝给毒死了。

    这一段听得阿生目瞪口呆。说让皇帝死就让皇帝死,梁冀是个牛人啊,而东汉的皇帝……好可怜。

    小皇帝二号死了,皇位怎么办?那就继续从宗室里挑人呗。这回梁冀学乖了,年龄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人别太聪明。挑来挑去就挑中了一切资质都平庸的当今圣上。梁太后还是梁太后,梁冀还是一手遮天的外戚。

    如今的皇帝确实平庸,到今天为止已经给梁家当了十年傀儡了,从十几岁的小少年长到二十几岁。伴随着梁冀越来越膨胀,宫里朝堂都是他的党羽,品行端正的人处处遭到排挤打压。皇帝再平庸,但梁冀这个外戚,是要取人『性』命的啊。

    如今像种暠这样的反梁人士被提拔,就是一个信号。皇帝与梁氏的矛盾逐渐浮出水面了。未来几年,双方的斗争只会越来越激烈。

    “那我家是站在哪一边的呢?”阿生仰头问。

    曹腾叹息道:“我和你祖母,都是梁太后宫中的旧人。”

    阿生心里咯噔一下,天生梁党啊。

    “太后是个贤良淑德的女子。早年梁冀残害忠良,太后多有下旨赦免。长乐宫前喊冤之人,日益不绝。我当时为长乐少府{太后的大管家},替人进言结下不少善缘。种暠因得罪梁冀而遭陷害,也是那时的事。然而太后终究只是一介女流……”做不出将嫡亲兄长一撸到底的事。

    “梁太后薨,再无人可节制梁冀。”

    懂了懂了,原先梁党分两派,梁冀为首的为所欲为派和梁太后为首的温和派。有温和派的调节,矛盾还不突出。可惜梁太后七年前死了,梁冀就成了没有笼头的野马,朝着dú fū mín zéi的道路狂奔不回头了。

    阿生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这是要带着大家一起死啊。

    皇后也姓梁。按理说,梁皇后该接过梁太后的旗帜,起到约束外戚的功能。然而当今这位皇后,蠢、毒且丑,整一个女版梁冀,别残害皇子皇女就谢天谢地了。要知道,皇帝二十六了竟然没有一个儿子活下来你敢信?

    如今的梁家如烈火烹油,杀大臣杀妃嫔跟玩儿似的,但这何尝不是最后的辉煌呢?毕竟梁冀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众怒了。

    梁冀的辉煌历史让阿生想到一个人,董卓。

    梁卓你好,梁卓再见。

    “跳车。”阿生迫不及待地跟祖父说,“梁家必倒。”

    曹腾诧异地看她,虽然知道她早慧,但阿生还是每天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