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深夜,一轮弯月高高的悬挂在空中, 毫不吝啬的将雪白莹亮的月光尽数倾洒在了这间屋子里。★杂*志*虫★月华化作一朵朵雪白的花飘在空中, 那精纯的月华之力, 要是让玄门中人看见了,那简直就要嫉妒死了。

    客厅里没有开灯, 只有月华莹莹的光辉洒落在里边,偶尔能听见屋里的花草上所凝结的露珠滴落下来,没入花盆里的土里。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阳台上的窗户被打开了,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外边钻了进来。那身影似乎没有看见过这么多的月华,以及这么浓郁的灵气,一进来一时间竟然呆在了那里。

    作为天地灵物,它对于灵气以及月华的感知特别敏锐,刚才它便是循着空气里的月华之力找过来的, 但是它却没想到这屋里的月华与灵气竟然浓到了这样的地步。

    就算是在一千多年前, 那时候天地间灵气还未散去,日月也还没有对地下的生物如此吝啬的时候, 他都没有感受到这样浓郁的灵气,以及这么多的月华。

    所以, 这道身影完全是呆了。

    屋里摆放着许多的花花草草,花草被月华滋润, 长得那叫一个精神抖擞, 叶片翠绿, 花朵更是芳香馥郁。

    那身影看了花盆里的花草一眼, 眼里闪过羡慕来,恨不得直接走过去把这些花草全部,将自己给栽种进去。要是它能种进去,在这样的环境里,它长得肯定比它们还好,而且它长得也很可爱的,肯定比它们还漂亮。

    小家伙这么想着,又没有胆子去把那些花草给,在把阳台的门给拉上之后,小家伙小心翼翼的挪着脚步,走到了沙发那里,然后一屁股坐在了上边。

    客厅里铺垫着柔软的地毯,它身形小,坐在上边几乎整个身体都陷落了进去,但是却绝对够柔软舒服。

    好舒服啊!

    小家伙舒服得忍不住小小的吐出了一口气,可惜它没有嘴巴,空气里只能听见那一声小小的叹息声。

    “唔,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了,原来是一只小人参啊。”

    在小家伙舒服得恨不得在地毯上打滚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它耳边响起,它惊愣间,就被人从地上拎了起来。

    月光下,少女一双眼里像是含着一汪明亮的光,低头看着手里的小东西。

    毫无疑问,手里的这个小东西是一只小人参,而且还是已经开了智的人参,也就是人类们嘴里所说的精怪,这是一只人参精。

    小人参精只有顾蒙手心那么大小,人参之所以叫做“人参”,便是因为它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人一样,只是现在这只小人参精看上去就有些凄惨了,身上坑坑洼洼的,就连“手”都被人给割去了,只剩下光秃秃的躯干和两只“脚”。

    在它的身上,还缠着一根根的红线,有几根红线甚至箍进乐了的身体,属于人参的诱人气息从里边飘了出来。便是普通的动物闻到这个气味,也会经不住发狂。

    顾蒙刚才在睡梦中就感觉到有什么小东西跑进家里来了,没想到竟然是一只小人参精,还是一只十分凄惨的小人参精。

    被她抓在手里,小人参精整个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着,看起来似乎是十分害怕的样子。

    顾蒙看着它,伸手把它身上的红绳扯了下来,红色的绳子闪过一道暗色的光芒,但是在顾蒙的手下却是瞬间崩断开来,断裂的红线簌簌落在地上。。

    红绳断裂,小人参身上的灵气一瞬间不受控制的往外散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