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别墅是二层半的建筑,一楼设有一间大主卧和一间客房,李婉的父母就住在一楼的主卧里。

    二楼则设有一间大主卧和两间次卧,李婉自己就住在二楼大主卧里,大主卧面积足足有近五十平方,两间次卧的面积也不小,每间有三十多平方。

    “爸,妈,这个房间就是专门为您们准备的,以后想过来阳州了,就住这里。”张浩天把父母领到了靠南面的那间次卧里说道。

    张妈妈道:“我们也不常住,哪用得着专门为我们准备房间呀。”

    李婉笑着道:“这里的环境很不错的,出了小区门就是西湖了,叔叔阿姨以后常来这里,跟我爸妈他们一起去西湖里散步。”

    张浩天把行李放好,又带父母参观了里面的洗手间和浴室,并教会他们如何使用淋浴设备,之后便让他们在房间里先休息,一会再过来叫他们下去一楼吃午饭,自己就跟李婉把门带上,来到了主卧室里。

    “我今晚也住这里?”张浩天搂着李婉道。

    “你想得美,今晚你睡旁边那个次卧去,不许过来骚扰我。”李婉打了他一下:“我们快下楼去吧,我妈还等着见识你的厨艺呢。”

    两人回到一楼,张浩天也不逞多让,走进了厨房。

    一个会厨艺的男子在未来丈母娘眼中绝对会加分不少,李妈妈听李婉说张浩天有一手好厨艺,能炒一手好菜,在凤城时每天都是他下厨时,还不太相信,可看到一碟碟色香味俱全的菜式摆上餐桌时,李妈妈才知道女儿的话不假。

    “大姐呀,你们家浩天可真行,现在肯进厨房的男人本来就不多,能烧一手好菜的就更没几个了。”

    “我们家浩天呀,小时候就特别馋,口味还很刁钻,老是嫌我做的菜不好吃,我就故意说,觉得我做的不好吃,那你自己来做呀。没想到他还真的买来有关厨艺的书偷偷学起来,从高中开始,只要是放假在家,我们的厨房就让他承包起来了。”张妈妈道。

    张浩天正把刚从锅里拿出的两个热气腾腾的裹蒸粽用盘子端到饭桌上,笑着对妈妈道:“妈你又在说我小时候的糗事了?”

    “你妈是在夸你呢,说你从高中时候就开始做菜了。”李妈妈看着张浩天的眼神里满是笑意:“这粽子的个头很大,形状也很特别哟。”

    张浩天笑着介绍道,一般的粽子多用芒叶裹包,呈扭身四角形,而他们这些肇庆裹蒸,则用本地特有的冬叶、水草包裹,呈埃及金字塔形,每只重约0.5公斤。这些粽子的选料很讲究,要选用上好糯米和当年绿豆,做馅的猪肉则要选肥瘦相间的,还要加五香粉、曲酒作调料,以使馅味醇香、肥而不腻。

    张浩天说,肇庆裹蒸其实不应该叫“粽”,原因就是“粽”是端午祭祀屈原的祭品,而裹蒸是肇庆人过春节时相互馈赠的礼品,对于普通的肇庆人来说,过年包“粽”是春节最隆重的仪式。

    “这么大一个粽子,一个人也吃不完吧?”李婉问道。

    “我们肇庆裹蒸还曾奉为贡品,传说南齐明帝肖鸾大年初一尝食裹蒸粽后,为其美味倾倒,竟舍不得一次吃完,特嘱咐御厨说:我食此不尽,可四片破之,剩余权当晚食。厉害吧?”

    张浩天说着拿起餐刀拆开冬叶,把粽子一分为四,加入切细碎的芫茜、葱和炒香的芝麻粉,再加上几滴土榨花生油和酱油,一碟香喷喷,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便呈现在大家眼前。

    还冒着热气的裹蒸粽糯米表层吸收了冬叶的叶绿素,呈现出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