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你叫青静?名字很有趣喔,嗯,一看就知道是个好孩子,真乖!”看着似乎只有青静对自己有那么好感,没给自己冷脸色,黑布衣不知是不是装的,一副热情洋溢的对着青静,想了半天不知道夸她什么好,憋了半天终于来了这么一句。

    “你,你!我才不是三岁孩子呢?你,最讨厌了!”青静闻言小嘴一憋,一脸不乐意的样子,畏惧和害怕仿佛也被她抛到了一边,脆生生的对着黑布衣道。

    “额。”黑布衣听着青静那还有些稚气的声音,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他感觉自己脑门上似乎冒出了几条黑线。

    “哈哈,青静最讨厌别人说他是个小孩子了,况且你这家伙不也是小屁孩一个,还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上官不离闻言毫不顾忌的笑着,道,她似乎完全不担心现在的处境,也不在意黑布衣是否会动怒,只想把心里的一些东西给表达出来,不想憋着掖着。

    黑布衣感觉自己更无语了,他何曾被人称作为小屁孩过啊,当然即使有他也不会承认的。虽然上官不离看起来确实比自己大上那么点,但是,但是这也不能用小屁孩来称呼自己的,黑布衣心里郁闷的想着。

    不过上官不离、上官不弃和青静看起来和珍兰关系非常密切,黑布衣想着估计她们三个应该算是除了珍兰嘴里的那个大姐姐外,与珍兰最亲密的人了,因而他似乎只有吃哑巴亏的份了,一时间也没什么办法。

    好吧,好吧,好男不跟女斗。黑布衣心里只得如此安慰了一番自己。不过看着三女似乎有孤立自己的意思,黑布衣忙将珍兰往自己怀里拉了拉,伸手半搂着她,旋即才有些得意和挑衅的看着上官不离她们。

    “坏蛋,你干嘛呀!”本来脸色就有些发红的珍兰偷偷瞄了一下上官不离她们,见她们都是一副暧昧的表情,脸色瞬间又是红了许多,有些娇怒的责怪道。

    “我干嘛,我当然是搂着你啊。嗯,现在风大,我担心你着凉了。”黑布衣一副理所当然的道,虽然不是闭着眼睛不过已经开始说起了瞎话,现在阳光初照,微风轻抚,何来着凉一说呢。

    温破伦感觉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了黑布衣,这小子,这小子如果不是脸皮厚到一定地步,就不会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些骗人的话语,这,这也太假了。不过旋即温破伦想到了自己以前似乎也经常被黑布衣看起来明显不可信的话语给忽悠,一时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不过马上珍兰的话语让他脸色跟古怪了。

    听到黑布衣这么说,珍兰脸上的害羞之色少了许多,盯着黑布衣的眼睛角都带着丝笑意道:“是吗?”

    “当然!”黑布衣装作强作镇定到,不过看着珍兰的眼睛心里却有点发虚,忙略微躲闪了一些。哎,刚才一时心急说话有些不经大脑了,黑布衣心里嘀咕着,感觉自己的脸上又那么一丁点发烫。

    “嗯,好吧,我相信你!”看到黑布衣的样子,珍兰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不过却是有些语出惊人,说完身体更是向黑布衣的怀里靠了靠,似乎不再去顾忌那么多了。

    “你脸红了喔!”正在黑布衣自己也有些惊讶之间,忽然珍兰那若有还无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里,让的黑布衣一阵尴尬,想反驳又觉得当着这么多人面那不是欲盖弥彰嘛,只得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正眯着眼对着她笑的珍兰。

    “喂,我说你们两别当我们不存在好不好。珍兰你怎么有了情郎就忘了我们姐妹呢。”先前的一番交谈上官不离等三女和珍兰的关系拉近了许多,看着珍兰和黑布衣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上官不离有些不乐意道。

    “哈哈,说的好,说的太好啦!”身有同感的温破伦忍不住大笑着出言赞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