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放晴。

    那天空上,压在人们头顶上的乌云,渐渐散去,那金色的阳光,普照在了大地上。将很多人的脸庞照耀得通红,五月的并州,这天气可没有那么炎热。这五月的阳光,自然也是暖洋洋的。

    提着一杆方天画戟的吕布,巡视在这晋阳城墙上。

    算起来,袁军攻伐也是有数日了,这数日袁军可以说攻势甚猛!攻守双方都是多有伤亡。在晋阳城下,堆积起来的尸体,都叠了好几层了。吕布知晓,这晋阳便是一场恶战!此战,袁吕两军可是不死不休。双方都明白,晋阳若是失守,意味着什么。

    “呜呜呜!”

    一阵急促而又冗长的号角声响起,城下的袁军士卒又在开始准备攻城。

    晋阳的城池很是坚固,其地势形胜,依山临水,易守难攻。在春秋时期,晋阳曾经是赵家的都城。赵鞅北迁,将晋阳打造成一座坚固的壁垒,成为了他们赵族的屏障!后来智伯连同韩魏两家兵围晋阳,将晋阳围得水泄不通,断绝其他的支援,四面围攻!甚至于引汾水灌城,可即使是这样,都未能攻破这座壁垒!反而是让赵无恤遣谋臣张孟谈,说服了韩赵两家,挖掘水口,将水灌到了智伯的军中,智伯军中顿时大乱,赵无恤于是在晋阳城中鼓舞士气,绝地反击,率领士卒从正面攻击,而韩魏两家也是从侧翼攻击智伯的军队,导致智伯大败。兵败的智伯,不仅仅是自己的头颅被砍下,被漆为了饮器,连晋国第一大族智氏都是全族覆灭。而大胜的韩赵魏三家,在这一战却是共同瓜分了智氏的土地,分裂了整个晋国,是谓三家分晋。

    可想而知,智伯围攻晋阳的这一仗的重要性!若是当时晋阳城让智伯给破了,恐怕这历史上就没有了三家分晋,还是智氏代晋了。

    “咻咻咻!”

    城下的箭矢密集的射来!那万箭齐发的场景,吕布也不是没有见到过,甚至于比这更壮观的场面,他都看见过!可是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士卒丧命在这一支支箭矢下,吕布的一双眼睛,瞬间便是红了!

    “主公,危险!”

    典韦手执大盾挺上前去,为吕布挡在了那一支支飞来的箭矢!耳边一直响彻着箭矢呼啸而过的声音,一支支箭矢无情的飞射而来!连角楼上的楼阁的木柱上,都是插满了箭矢,前半截身子没入了这柱子中,可是后半身的箭身依旧是在震颤着,发出嗡嗡的刺耳声音。

    “gōng nǔ手!”

    吕布怒喝一声!

    让典韦等人保护得严严实实的,吕布只能透过这盾甲的缝隙中,看到了那些推着攻城器械的袁军士卒正缓缓推进!连护城河都阻止不了他们前进的步伐,那袁军的箭矢,将城上的将士们都压制得抬不起头来。一个个的只能躲藏在掩体之下,只听着耳边那嗡嗡的箭矢声。

    “射!”

    迎着袁军的箭矢,城中的gōng nǔ手也是开始还击了,双方的箭矢互相飞射,那密集的箭矢甚至于有不少在半空中碰撞,啪啪地如同雨点一般落下。

    晋阳的城池很高,足足有四五丈,居高临下的gōng nǔ手本应该是对于袁军gōng nǔ手有压制性的,可是当吕布看见袁军那数十座高大的井阑时,便是知道为什么袁军的gōng nǔ如此之强了。这些井阑,可是要比吕布所看到的井阑高多了,这寻常的井阑也不过三层半,高度顶多也就三四丈,压制一般的城池还可以,可是面对晋阳这样的坚城,却是远远不行!可是如今在吕布眼前的这些高大的井阑,却是有将近晋阳城那么高大了。袁军的gōng nǔ手也很多,站立在高大的井阑上的袁军gōng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