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珈朗本来没打算让简桑榆知道他在找房子这件事,但是他在房间里打电话的时候,简桑榆真好推门走了进去。

    他随手关上的房门并没有锁上,简桑榆来找简珈朗,看房门虚掩着,没多想就推开了,没想到,一推开就听到简珈朗在和中介打电话。

    简珈朗还没有和简父闹翻之前,因为年纪还小,所以名下并没有他单独的房产,简父简母离婚以后,财产做了分割,简母收拾好了以后就被简珈月接走了,那个时候,简珈朗一直住在基地,简母自然也来不及,才离了婚的她也一时间想不到给儿子在京都先买好房子。

    简桑榆走了过去,伸手直接从简珈朗的手里将他的手机夺走,挂断电话。

    “姐?”简珈朗吓了一跳,回回头来一看是简桑榆都心虚了。

    “找房子为什么不和我说?”简桑榆带着点质问的口吻,“不把我当姐姐了?以前你要是有点事,可是都第一时间来找我的,和我说的。”

    “租着也可以的。”简珈朗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去看简桑榆,“我就是不太想在这个时候麻烦你。”

    “我弟弟的事,任何时候,都不是麻烦事。”简桑榆将手机还给简珈朗,“我那有一套两居房,大概也就一百平方左右,一个卧室,加一个书房,客厅挺大的,还有一个露台,采光不错,我婚前就装修好了的,还是我自己装修的,一直都没有机会住进去过,你先去那住。”

    简桑榆拍拍简桑榆的肩膀,“钥匙就在顾宅,我等下拿给你,房子每周都有阿姨去打扫,你拎着东西就可以住过去了。”

    “姐,你什么时候还自己装修了一套房子啊?我怎么不知道?”简珈朗惊奇不已,“还是婚前就装修好的?”

    简桑榆手里房产不止这一套,但是这套还真是简珈朗不知情的。

    其余的房子简珈朗倒是知道,都委托给中介打理了,简桑榆只每年年底的时候会从中介那收一笔租金。

    “本来是装修了留给自己的,结婚前的女人,都爱多想。”简桑榆搬了把椅子在简珈朗的身边坐下,然后道,“当时在咖啡厅喝咖啡的时候,听到一个女人在打电话和朋友诉苦,说她和丈夫吵架的时候,结果她丈夫让她滚,因为房子是她丈夫买的,所以她不得不滚了,她离开了以后,就无处可去,那时候就觉得,太惨了。”

    简珈朗一听,都不知道是该心疼那个时候多想的简桑榆了,还是该笑话简桑榆一下。

    “所以,那时候你就赶紧偷偷的买了一套房子,还装修了起来,就怕有一天你和姐夫吵架的时候,姐夫也会喊你滚,那样你就有地方去了?”简珈朗觉得好笑的是,“你说姐夫那闷性子,能和你超级才有鬼呢!”

    “他不闷的时候,话也挺多的,还挺唠叨的呢!”简桑榆连忙辩解着。

    “那他也不会和你吵架啊,最多就是被你气到不行的时候,那也是他自己甩门先滚回部队去啊。”简珈朗是真心实意的在笑简桑榆那时候想太多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