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虽不能说世事洞明,但这么明显的异常,她又怎么可能一点儿察觉都没有。

    被闻清妍制止的陆明珠怒气难消,兀自愤愤不平的道:“清妍姐,这些家伙这么忘恩负义,你难道就不生气吗?”

    闻清妍冷笑了一声,轻声解释道:“我当然是生气的,可明知道其中有鬼,咱们又怎么能中了那有心人的计策!”

    “你跟杨冥和迪丽也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吧?你想想看,她们俩有可能会那样跟我说话么?还有,长生和小羽刚才的表现在场所有人都看在了眼里,我想只要脑子没坏的话,应该没有人敢威逼我们吧?”

    “你看外面这些人,一个个都像是跟咱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真是什么话都说出来了,要是其中没有问题,我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听到她这么说,周围几人顿时冷静了下来,年纪较长的程琦蝶更是若有所思的道:“清妍说的没错。莫兄弟和小羽刚刚才展露过那么强大的实力,就算再傻的人也应该知道不能招惹咱们才是,可外面这些人偏偏说出了要跟咱们同归于尽的话,仔细想想的话,确实很不对劲。”

    陆明珠虽然年幼娇蛮,但是脑子却不傻,听完闻清妍和程琦蝶两人的分析之后也是转过了弯来,可她心里面的怒气不是那么好消的,所有有些不情不愿的道:“那咱们该怎么办?难道就任由他们在那儿骂我们吗?”

    闻清妍稍稍沉吟了一下,最后还是苦笑着道:“我现在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反正骂两句又伤不到咱们一分一毫,他们要骂就让他们骂去吧!”

    “只是我担心幕后之人还会有后续的手段,万一那人要对冥冥她们不利的话......”

    闻清妍没有将话说完。

    换做以前,她可能会毫不犹豫的走出防御阵,将杨冥她们保护起来,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的想法变了。

    为了她,莫长生已经做了无数次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如今再遇到事情,她最先考虑的就是会不会给自家长生带去麻烦。

    眼下的情况可谓一目了然,那幕后之人肯定是想对她们做点什么,但是却因为防御阵法而束手无策,若是她就这么走出去,岂不是正好中了那人的奸计?可杨冥和迪丽毕竟跟她交往了这么久,若是就这么见死不救的话,她内心里的那道坎儿又实在过不去,所以,她现在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了。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闻清妍暗自叹息了一声:“只希望长生能早点儿突破,那样的话就什么问题都不会有了。”

    防御阵法外面,躁动的人群越来越激动,已经有人开始砸东西了,只是那些东西根本不可能撼动阵法一丝一毫。

    虽然由于时间仓促,莫长生不可能布置什么顶尖的大阵出来,但是得益于他早早就备在纳天戒中的东西,这两座防御阵法还是达到了四级低阶。

    即便只是最简单最普通的四级低阶阵法,防御力也不是这些普通人可以想象的,事实上,藏在人群中的焘执事都快将牙齿都咬碎了。

    “该死的,这裂天剑尊的实力为什么会这么强?为什么他还会有这么高的阵道造诣?”焘执事咬牙切齿的望着不远处正在闭关突破的莫长生,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变换个不停:“他之前就有那般强大的实力,若是再突破成功,我们的计划岂不是要失败?”

    “不行,无论如何我都得想办法阻止他!”

    沉吟了一会儿后,焘执事将脸一沉,手指飞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