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印化的水木力量和速度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对手实力的突然增强让鸣人有些猝不及防,而水木则在和鸣人的战斗中对咒印的力量越发熟悉,渐渐的鸣人开始落入了下风。

    鸣人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玖辛奈的保护下长大,战斗经验太过匮乏,落在下风以后根本不知道怎么扭转局势,一直在被动挨打。

    山中远叹了口气,觉得有必要找人刺激一下鸣人,让鸣人爆发出他应有的实力,正好眼下森林里还有一个伊鲁卡。

    想到这山中远感知了一下伊鲁卡的位置,瞬移到了他附近。

    伊鲁卡在森林里四处打转还在寻找鸣人,山中远如法炮制,把伊鲁卡引到了鸣人和水木身边,然后自己的就消失了。

    鸣人的突然出现和消失让伊鲁卡觉得很奇怪,可当他看到不远处鸣人和一个老虎一样的在战斗以后马上把心中的疑惑抛下,跑了过去。

    而此时的鸣人,在面对水木的时候已经没有丝毫反手之力了,一直在被动挨打。

    伊鲁卡见状马上出现在鸣人和水木中间,帮鸣人挡住了水木的攻击。

    这时候伊鲁卡才发现,原来自己面前这个“虎人”是水木。

    伊鲁卡和水木认识了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水木还有这种能力:“水木,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哈哈!这是大蛇丸大人赐给我的力量。”水木大笑着说到。

    伊鲁卡闻言一愣,然后十分严肃的说到:“水木,这世上没有白来的力量,变成这个样子说不定会害了你的。”

    “哼!伊鲁卡,你在胡说什么?你们这些人怎么可能会明白大蛇丸大人的伟大?别在废话了,把封印之书交出来,我饶你们一命,否则的话...”

    看着已经陷入疯狂的水木,伊鲁卡不在理会他,而是回头对鸣人说到:“鸣人,你听着!水木不是什么好人,你现在就拿着封印之书回火影楼交给火影大人,在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

    鸣人一愣,显然没想到伊鲁卡会说出这种话来。“伊鲁卡老师,我走了你怎么办?现在水木有特别上忍甚至是上忍的实力,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伊鲁卡摸了摸鸣人的头说到:“没事!我怎么说也是中忍,拖住水木还是能做到的,鸣人你快走吧!”

    水木闻言冷哼一声:“哼!你们走的了吗?还有鸣人你回火影楼就是去送死你知道吗?鸣人你知道偷盗封印之书的什么罪名吗?玖辛奈和山中远都保不了你。

    而且你真的以为伊鲁卡这家伙是真心保护你的?他的父母当年就是死在的九尾手上。

    你是九尾人柱力,在村子里人看来,你就是九尾,你觉得面对自己的仇人,伊鲁卡会真心保护你吗?

    别天真了鸣人,乖乖把封印之书交给我,然后我们带着它一起去大蛇丸大人那里。”

    水木的话都是攻心之言,带有很强的蛊惑性。

    鸣人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村子里的一些人讨厌他,起初他不知道原因,后来知道是因为九尾以后,鸣人没有抱怨什么,默默承担起了这份厌恶。

    不过村子里这些人的态度还是影响到了鸣人,自那以后,鸣人开始变得喜欢恶作剧。

    一方面是想引起这些人的注意拉进和他们的关系,另一方面也是在宣泄心中的苦闷。

    可是不管他做什么,村子里人的态度始终没什么改变,鸣人渐渐觉得心寒了,不在做这些多余的事,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些人冷漠的眼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