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寒池中。℡杂v志v虫℡

    岑宸竲正和岑卿卿在练功。

    岑家的古寒心经功法很特殊, 在没有大成的时候需要有血缘关系的一男一女在极寒之地一起修炼, 通过带血缘的阴阳之气修炼,等到大成以后男方几乎是无敌的,而女方也会成为一流的好手。

    看上去似乎女方要吃亏一点,但这已经输双赢的事情了, 毕竟能保证自己能跻身江湖一流的人可不多。

    上一代是岑霜霜和岑霸霸一起修炼的, 这一代岑霸霸只有一个儿子, 因此就选择了岑卿卿, 也正是因为这样, 岑霜霜才会想要撮合岑卿卿和岑宸竲。

    可惜两人都无意,所以后来岑霜霜也就没有说什么。

    结束了今天的修炼,岑宸竲赶紧从寒池中跳了出来, 用内力烘干身上的衣服不算,还又把岑卿卿带来的狐裘披风给披在了身上,这才舒适地叹息。

    习武之人有内力护身,其实是不怕冷的,可问题是这里是寒池, 温度很低不说, 那寒气还刺骨得很, 这会儿天还没有暖和, 岑宸竲自然想要暖和一点的。

    岑卿卿有些无语,紧跟着上了岸,同样用内力烘干身上的衣服,这才对岑宸竲伸出手, “给我,这是我的披风,女款的,大红色。”

    岑宸竲有些舍不得,不过还是赶紧把还没暖热的披风给岑卿卿披了上去,随后低头目光无意中扫过岑卿卿胸前,表情有些迟疑。

    一看他这表情岑卿卿心里就有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刻岑宸竲这只狗张开了他的狗嘴,“卿卿啊,你这胸是不是比昨天小了一点”

    一边说岑宸竲还低头看了看自己握成拳的手,对比了一下,“好像还没有我拳头大,有昨天厨房做的包子大吗”

    岑卿卿终于压不住自己的怒气了,只感觉自己脑子里的一根弦瞬间就崩断了,拿起旁边的佩剑就朝岑宸竲身上打。

    好在她知道分寸,那剑并没有出鞘,可就是这样打在身上也非常非常疼啊

    岑宸竲不敢躲,也不敢还手,明明就有轻功,并且武功比岑卿卿还要高,但这会儿却被岑卿卿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惨叫。

    许见微上来就看到岑卿卿又在家暴兄长,顿时嘴角一抽,也没有上前阻止,而是在一边看着,直到岑卿卿打完消气了,这才出现。

    “卿卿,够了啊,再打他就要傻了,说吧,今天是因为什么”许见微靠在树上懒洋洋的,岑卿卿一扭头就看到了明明年纪一大把但却美艳异常的娘亲。

    “娘你都不知道这混蛋说什么他居然居然”岑卿卿居然了半天,都没能说出来,脸都涨红了。

    说实话她现在也才十几岁,哪里能像岑宸竲一样说出那样不要脸的话来,她没打死岑宸竲都是看在十几年的交情上,换了别人早就被她给剁了,哪个姑娘家忍受得了别人这么说自己啊

    许见微看了红着脸的岑卿卿,又看看满头包的岑宸竲,心里忍不住感叹就凭岑宸竲三天两头嘴上不着调惹怒岑卿卿的性子,真的不怪岑卿卿不喜欢他,看上表情严肃,总是一本正经的曹梦阳了。

    不过表兄妹两个虽然整天闹腾,但是感情却很好,后来岑卿卿被曹梦阳辜负了,原本岑宸竲也是要去找曹梦阳的,不过临时有事,因此岑霜霜就先过去了。

    没想到岑霜霜会遇上仇人并且被对方暗算。

    说起来那个仇人就是岑霜霜曾经的情郎,也就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