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这次时装秀,小锦也想参加的。≮杂≒志≒虫≮因为期末成绩虽有提升,可还没达到周月的要求,邓缄言也不敢放水,所以才没能上台。

    “小锦,这你就要用成绩说话了,如果你成绩好,我还能帮你争取。现在我说话都没份量,跟你一起打脸。”秦小鱼叹口气。

    “知道了,老姨,你看着吧!”

    “小鱼,我觉得以后我们这个团队中,许敬业会是最厉害的一个。”周月对许敬业的设计,赞叹有加。

    “你有没有感觉,他这条裙子的灵感来自三宅一生的褶皱?”

    “那是没错。可是在设计上,完全是他自已的东西。”

    “这个大概也是祖师爷赏饭碗吧,有天分,嫉妒不来。”

    现在秦小鱼已经对她的设计师团队,有了很大的信心了。

    等她回到广州时,就能大展拳脚。

    这次时装秀的成功,让日月服饰又大大火了一把,省里的日报打来电话,说要补一则新闻,问有没有图片。

    秦小鱼找许敬业要了几张传过去。第二天报纸上就登了出来,还登了有半个版。

    把卢镝乐得主动打来电话,夸了秦小鱼有半个小时,阿雷的脸都绿了。

    秦小鱼故意不哄他,两个人一路回到家,都没有说话。

    四号楼里很热闹,小四嫂和周行妈正聊着什么,见秦小鱼进来,就迎上来。

    “你大侄儿厉害了,把人打了。”小四嫂把小正心往秦小鱼怀里一塞。

    “怎么了?”秦小鱼见小正心脸上有泪痕,知道这是挨训了。

    小正心去幼儿园的事儿,是她坚持的。从小正心和小子辰比较来看,小四嫂带孩子的能力远比不上姑姑。

    姑姑虽然有隔辈亲,可是她素来就是理性的人,对孩子的教育把握的很严格,有原则。

    小四嫂自已还是个孩子,跟猴儿似的,一会大儿子啊捧过来亲,一会儿又是烦了别找我!现在又添了小心心,正好离手。

    家里的保姆跟傀儡一样,看着齐四的脸色行事,做不起一点主。

    齐四是赞同秦小鱼的想法,送到幼儿园,能学点东西,小四嫂自已初中都没毕业,学的那点儿早还老师了。

    幼儿园是秦小鱼亲自挑选的,市委幼儿园,里面孩子的家长基本上都是机关的,素质相对好一些。

    她也担心小正心在家骄横习惯了,去了会欺负小朋友,果然第一天就动手了。

    “倒也不怪咱家孩子,是那孩子抢他的玩具,他不给,又被推了一个跟头,这才急了的。”保姆一直跟着,因为第一天不放心,一直在窗外埋伏,所以看了个真切。

    秦小鱼到是没有偏听她一面之辞,怕是她要护着小正心说。

    “被打的孩子怎么样了?要不要去给道歉?”秦小鱼关心的是善后。

    “还说呢,打的孩子姓左,说是市长的儿子……”

    “左?”秦小鱼乐了,打就打吧,左向阳的儿子,这是冤家路窄吗?上一辈的恩怨,还报到下一辈来了。

    “四嫂,明天你拎点水果去给老师,简单解释几句,咱孩子性子野,需要收敛一些天,要打压,可是不要太严厉了,慢慢来。”秦小鱼把要说的话一点点教给小四嫂。

    “要我说,就在家看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