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顽“哦!”了一声,道:“火舞娘,我要吃火朱果。ω杂●志●虫ω”

    神火舞牵着她的小手,道:“走,我带你去吃,这次别再吃多了,只能吃一颗!”

    李思顽高兴地点头,被她牵着手,走向那火朱树。

    两小初见面时,神火舞只是比李思顽高半个头,现在已是高出半个身体,牵着手走在一起,看着还真有些象娘带着孩子。

    李顽出去后,就再感知自己的实力,发现实力大增,已是能在一定时间内顽抗控道境中阶上人而不受伤。

    这样已是很不错了,要知道此类上人可是公认的顶级上人,实力之强大自不必言说。这还是吸吞之力的几点领悟融入力量里,又对空间爆芒有着极大的领悟,才能造成这般抗御力,不然光凭多两个分身和多一些母树的神性,是不可能做到的。

    待想到那两个分身,很是好奇,这次又会是什么分身?

    怕再凝聚出让他难堪的分身,想了想,自己只是吸幻妖草,倒是没做过出格的事情,没被什么事影响,倒是能放心凝出来的。

    于是,他凝出第七个分身,这一出来,又是傻眼。

    只见此分身煞气霍霍,这点还没什么,竟然还笑嘻嘻地,完全破坏了煞威的形象。这是因为自己杀那六尾猴道妖们,为他们的举动而感到可笑,才凝出这么个古怪分身的吗?

    李顽郁闷无比,他就不信这个邪,不会永远那么衰吧!

    他又是凝出第八个分身,这次出来,彻底傻眼,欲哭无泪啊!

    只见这第八个分身,耸着肩膀,左看右看,一副鬼鬼崇崇,做贼的样子。太损害光辉形象了,李顽记不得自己做过此类的行径啊!

    忽然想到方才自己进去喷吐异气时,是有些急冲冲地,但是怎么会是这么个形象啊?

    李顽无奈,只有接受煞气的分身和鬼崇的分身这个事实,也没法改了不是!

    李顽再次上路,已是接近三角蝼上邦的都城,他要在这里乘传送阵去卡力兽上邦,再回程。

    驻停离三角蝼上邦都城极远处空中,李顽幻出灵之眼,第一次运用窥灵之法,向着其都城窥去,就是震惊。只见其都城内本是模糊一片,竟是现在散布着一些黑格,蕴含着凶兆。这黑格就是凶兆的意思,只要能窥出黑格,都代表那里是凶险之地,不能擅自过去。

    李顽思忖:“难道是妖人推测出自己的行踪,已是在那里布下了天罗地网,等待自己上钩?可是若不从这里离开,那就没离开的传送阵了,又该怎么办?”

    他正在想着,无意中向四周窥去,就更是震惊。只见四方有些黑格向他的方向移动而来,这是凶兆在向他迫来,原来他已经陷入包围圈中。他很懊恼,早知如此,早就该施出窥灵之法在更远处窥视才对。

    似乎已经晚了,三角蝼上邦都城的凶兆也向他迫来,已是能感受到股股妖力冲天而起,杀气很浓。

    李顽苦笑一声,幻没灵之眼,唤出了紫火葫和灵威战旗,如今已是几乎没法逃了,都被围死,只能死战。便是钻地而去,那螭芒道妖也能追上,击杀自己,捏灭灵魂的。毕竟是聚道境中阶战力的道妖,力量强大到他钻地也无法遁逃,只能依靠紫火葫来对抗。可是还有七个顶级大妖,其中就有三个控道境高阶战力的道妖,这都不是他和灵威战旗能抗衡住的,似乎现在已成死局。

    看来还是小瞧了妖人的智慧,竟是在此被围住,实在是大意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