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外!号外!江湖小报!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老妖婆管夭夭,居然要比脸招亲了!

  这消息一经发布,整个江湖都沸腾了。

  不容易啊!自从苏霁阳登基之后,四海升平,八方来贺,暗夜阁金盆洗手封阁,风云堡受封镇北王,绿梅轩的鬼医入了御医院。

  江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大事发生了。

  虽然管夭夭已经年过四十,但听说她驻颜有术,仿若二八,而且对双修大法炉火纯青,听说能够带来极致的享受,还是吸引了不少老少爷们关注。

  而且比脸招亲设在金陵,一时金陵人满为患,大家有颜值的凑个脸熟,没样貌的凑个热闹。

  长春和殷晶刚从塞外回来,就听见酒肆茶楼里谈论的都是此事。

  围着个大围巾的殷晶,目露惊讶的,看向戴着狗皮帽的长春真人。

  “嘿!你看着我做什么?又不关我的事,我们还要尽快进京,将我炼制的雪莲丹给珠儿试试。也不知道苏霁阳是怎么受得了她,啧啧!那么胖,像猪一样!”

  殷晶朝天翻了个白眼,在心头吐槽:口是心非的男人!

  那个晚上睡着了,生病发高烧,喝酒喝醉了,就“夭夭,夭夭”喊不停的男人是谁?

  “不要说我小姐,否则别怪我翻脸,我要直接进京,你是和我一起?还是回山上?”

  长春默不吭声吃着面条,悉里胡噜吃了一海碗,这才闷声道:“京城我不去,那几个劣徒都在京城,还是相见不如怀念。”

  “那我们就此分道扬镳,以后不用再见了。”殷晶心情愉快,她准备把药送进京后,就去找妹妹殷莹。

  长春没有说话,不过殷晶看见他耳朵竖得高高的,一直听着酒肆里其他人说话。也不戳穿他,只在旁闲闲的看着。

  “老兄,你这要去金陵啊?那管妖婆都四十了,你是找婆娘还是娘?”食客甲嘲讽道。

  食客乙回应道:“你就不懂了吧,听说那妖婆采阴补阳已经练得炉火纯青,很多人都可以作证,她比隔壁村的二寡妇还好看。”

  “那管妖婆可是会采补之术,就你那身板,怕是很快就一命呜呼了吧?”食客丙幸灾乐祸。

  食客乙猥琐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子还没开过荤,就算去白嫖一回也不错。”

  ……

  更多的污言秽语,还有不堪入耳的话语,一句句传进长春的耳朵。

  喊来的第二碗拉面,长春怎么也吃不下去了。

  他不由得想,金陵那么热闹,还可以顺路去看看师弟也不错。

  金陵城。

  君悦客栈的楼上,已经是皇后之尊的虞珠儿,正兴高采烈的,在管夭夭身上比划着红缎。

  “夭夭姐,你的皮肤真好,还这么嫩,这么滑,这么挺。都不像我,生了晴空都开始下垂了。”

  管夭夭眼波流转,那成熟的女人味即便在国色天香的虞珠儿面前,也只是更显风骚。

  “你呀!又跑出来玩,不怕皇上被那个宫女迷了眼?还把空空留宫里,哪里有你这样的娘?”

  虞珠儿撇撇嘴:“就他那色样,恨不得晚上不休息,比老牛还勤恳。还一天到晚搜罗些春宫图,美其名曰让你赏鉴。我都不稀罕说他!要不是我机灵,把空空留宫里,他早借口空空要找娘出宫了。”

  “你就身在福中不知福,自从苏霁阳宣布永不选秀,现在宫女就是最俏的选择了。我要是你呀,就把他攥得死死的,绝不给其他女人机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