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也记得,那是在惠灵顿举行的一个峰会上,她代表HMVL发表演讲。

        轮到她上台,她讲着讲着,台下的人忽然惊呼,纷纷指着她,她茫然地一摸鼻子,发现自己又流鼻血了。

        那个演讲对她通过HMVL董事会的考核十分重要,她很镇定地擦掉血,顺嘴开了个玩笑:......

本章未完,完整章节请扫码阅读

完整章节内容仅支持手机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