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的滋味不好受, 金宥玹捂着脑袋, 一连着几天都打不起精神。之前跟搬家公司预约好的时间也因为她慢腾腾的打包行李, 从热闹的圣诞节, 拖到了冷清的2018年初。

    高等rapper的主页已经上传了初次海选的视频, 金宥玹的手机里也收到了合格的短信, 她拿牙齿咬着舌尖,干脆把手机上的naver连同所有的社交软件删的一干二净。

    三年高中最后的一个学期已经结束了,金宥玹把熨烫干净的校服暂时收到衣柜里, 换上日常穿的卫衣,披一件外套,踩着运动鞋开始了公司与家, 单调的往返生活。

    公司前台姐姐辞职了,原本能坐满整层办公司的工作人员少去了多半, 从练习室偷闲出去泡咖啡的时候,她总是望着那个最靠近室长办公室、乱糟糟的位置。直到今天,那个已经重新变得干净的角落拥有了新主人。

    或许过不了多久,这些失去旧主人的位置会被陌生的人一个个填满。

    因为是新人经纪人的缘故, 新来的姐姐说话一直客客气气, 不管做什么总是想要和她商量一下, 可以说完全按照艺人的想法来, 和张荣载之前那种只需要她打扮的漂漂亮亮, 然后站到舞台上散发魅力的做法,完全是两种极端。

    金宥玹冲着新经纪人腼腆的笑了笑,“啊, 那个,宥玹xi,”任荷娜小心翼翼提出了她搬家的事情,“我听前辈们说你一直是自己住的,可能搬家之后需要我们一起合住了。毕竟之前的经纪人是男性不方便,但是如果换成女性的话,一起住也比较方便工作。”

    “好,那找到合适的租房的话请通知我一下,”原本二居室,一人一狗住得宽敞,可再加上别人就会变得拥挤。要是按往常要回家的话,她只要跟公司报备一下,可现在,金宥玹还得问一下经纪人的想法,“我最近的话,没有工作也没有其他的事情,那过几天元旦的时候可以回大邱一下吗?”

    “没有工作吗?”任荷娜看着她的行程表,有些为难的咬了下嘴唇,“可是高等rapper的第一轮拍摄的时间快到了,我觉着还是要多练习一下,毕竟你已经好久没有参加过节目之类的。”

    她抬了下头,看见对方没有表情的样子,又急忙变了说法,“不过如果觉着自己准备没有问题的话,回家也可以的。”

    “室长nim,”任荷娜看见路过的室长,拿不准自己说的话对不对,把问题抛过去,“刚刚宥玹xi说想元旦的时候回大邱,可是高等的拍摄快开始了,”声音越来越小,语气里全是迷茫和不坚定,“是让她回去还是呆在首尔练习?”

    “元旦的时候我们都放假回家,还让孩子自己呆在首尔干什么。”被逮住的室长是宋浩范,他干脆挥了挥手,冲金宥玹说话,“宥玹吶,你就回大邱吧,等到回首尔再练习,你不是让人操心的孩子。”

    “那宥玹xi就回大邱吧,等到回首尔再开始练习。”任荷娜原封不动把他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小心翼翼地冲她露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

    “好,我知道了。”金宥玹扬了扬嘴角,鞠了下躬要回练习室,“那以后就拜托了。”

    “新的经纪人?之前的去哪里了?”妈妈拿着一筐煮好的红薯和土豆放到餐桌上,挑出一个漂漂亮亮的仔细吹凉了才递给她,“都这个时候怎么突然换人了?”

    “不过是正常现象啦,”金宥玹拿两个指头捏着吃,手指尖上新磨出的茧子隔住了大部分的热量,“妈妈不要担心了,新来的姐姐很好的。”

    “是这样吗?”妈妈捏住她的脸颊扯了扯,担忧的说,“怎么瘦成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