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昊一头雾水,不知羽裳讲的是否是真心话,若是真心话,她为何突然有了这样的心思,若不是真心话,她又怎会与自己开这样的玩笑。

    玄昊隔着门道:“羽裳你将门打开,让我问明白了来。”

    羽裳用身体挡住门道:“有什么话,明日咱们到牧场说,明日之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玄昊还要继续纠结,突听见有人从楼下说笑着上来了,只好慌忙隐身而去。

    话说陆挚回到北海水晶宫中,想到赤珠对自己的态度,竟是夜不能寐,一夜辗转。第二日,陆挚便赶往太辰宫中。

    天帝前儿才从上清天回来,近来的婉桃情形已是大好,离苏醒之日应是不远,心情大好,忽听稚羽来报,说是陆挚求见,天帝看着稚羽道:“他怎么来太辰宫了?莫不是他查到了他姑母之事”

    稚羽忙低头附耳低声道:“海神向来稳重,若真是为了裕贞贵妃之事,断不会如此冒失。”

    天帝皱眉道:“也罢,让他在偏殿候着。”

    稚羽连声应是,吩咐小童去为陆挚迎路,自己替天帝换好了衣服,两人便一同往偏厅去了。

    陆挚见天帝出来,忙行礼道:“陛下,小神今日唐突了。”

    天帝忙堆上笑道:“都是自家人,海神不必如此客气。”

    陆挚见今日天帝心情似乎很好,便道:“陛下,姑母骤然神灭,挚如同失了主心骨一般。”

    天帝便黯然道:“贵妃的事,对大家都是一样,一时皆难以接受,不过你放心,本君定会查清此事,还裕贞一个真相。”说着,他擦了擦眼泪。

    陆挚也擦擦眼角,然后道:“姑母在时,便已经定了朝云公主与挚的婚事,不过姑母的事一出,便将此事耽搁了。”

    天帝这才明白陆挚来太辰宫的真正用意,他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道:“的确有此事,不过裕贞的事刚过,不宜操办你二人的婚事呀!”

    陆挚拱手道:“挚也正是这样想来着,但北海每一千年一次的祭海大典就在眼前了,这是北海的头等大事,这祭海大典必是海神夫妇俩同祭才行。历代都没有单独主持祭祀的海神。”

    天帝点头对稚羽道:“这个规矩倒是听说过。”

    稚羽道:“正因如此,这祭海之祀才一千年一次。”

    天帝心中明白,什么祭海大典,全都是陆挚的借口罢了,他是怕夜长梦多,怕裕贞不在了,以后没人再关心他和赤珠之事了。

    天帝心中的算盘飞快地扒拉着,虽说在自己的众多孩子中,自己最爱的是玄昊,但赤珠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他还是十分疼爱的,他虽知道赤珠不爱这陆挚,爱的是孟阳君,但是做为天帝的女儿,也许这就是她的宿命。

    天帝望着陆挚,见海神也是英姿挺拔,风流俊逸,和赤珠到是登对,于是他说道:“既然北海有这样的规矩,也不好让这千年才一次的祭祀没有女主人,这天庭也不是人间,大神们自有宿命,这么长的岁月,我们比凡人更看重生,却不像他们一样看重死。”

    陆挚忙拱手立在边上答“是”。天帝笑道:“海神不必如此拘谨,以后更是一家人了,等满了七七四十九日后,北海就要办喜事了,到时候,赤珠那个性子,你可要让着她些。”

    陆挚听了,心中一阵狂喜,忙跪下谢恩不迭。从太辰宫出来,他便匆匆赶回碧落水晶宫中,唤来管事一干人等,吩咐众人去筹备大婚一事。陆挚更是终日喜气洋洋,自是不在话下。

    那日羽裳在育芳楼中,睁着眼一夜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