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椿圭旨脱胎于道教《黄庭内景经》佛门《焚香掷戟心经》王老剑尊一生用剑心得等等众多奥妙高深秘籍的一部玄妙武学,单从名号上来看,刘辩的野望极大,似是要自创一部三教合流的武学。

  道教在大汉王朝建立以前,又被称作黄老学说,老指的是老子,黄则是黄帝姬轩辕,《黄庭内景经》这部被天下道门视作总藏的道藏,涉及长生大道符法科仪,包罗万象,唯有奇技淫巧武学只在末尾略微提及,难怪道教真人轻武道轻的如此义正辞严。

  道教第一武学《大黄庭》正是脱胎于《黄庭内景经》,修得是教体内窍穴如那洞天福地,脉络如那玉阶天梯,大黄庭之裨益巨大,单从初代天师乘剑飞升便可管中窥豹以蠡测海。

  浩荡青史上各类天才奇才怪才层出不穷,唯有天师张道陵一人乘剑飞升,其余人多是骑鹿飞升驾鹤西游,顶天了会来个骑龙飞升。

  其实并没有什么乘剑飞升,骑鹿驾鹤骑龙都是内在气象的显化,祥瑞里从未有过也不会有杀气凛然的剑,天师张道陵脚下的那柄剑就是自身背负了多年的一件俗物,普普通通的桃木剑而已。

  一为虚,一为实,其中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张道陵正是在雒阳担任大典星期间,武学突飞猛进的,难怪他说了一句大道即武道的颠倒黑白之言。

  刘辩熟读了《黄庭内景经》这才明白被天下道门诟病了一甲子的那句话内在真意,难怪王老剑尊曾经说过,剑道我远胜张道陵,武道却与他不值得一提。

  融汇贯通这几本晦涩深奥典籍,也多亏了跟在王老剑尊身边的那些年,天下各类剑法刀法枪术学了大半不说,还有条有理的叙述了江湖顶尖高手突破桎梏的经历,这相当于有着无数顶尖高手指点明津,在为刘辩做嫁衣。

  这才有了自创三教合流武学心法的野望,这才初步疏浚了经络里的气机,便出现白气小蛇倒挂七窍的异象,王老剑尊为刘辩在武道上铺的路不可谓不大。

  刘辩站起身来,手掌轻轻抚摸紫檀刀匣,准备掂量掂量自身气机的厚实度,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哈欠。

  一直守在刘辩身边针织女红的蔡文姬,这段日子有些嗜睡,还没临近傍晚便哈欠连天的靠着玉质案几上睡了过去,刘辩赶忙解下身上的貂裘盖在蔡姐姐身上。

  已经从少年成长为青年的刘辩,温柔的抚摸几下蔡姐姐的肚子,高兴又愧疚。

  传宗接代无论是谁都会万分高兴,而自己的孩子无论男女意义非凡,可在这个动荡时期彻底稳住麾下臣子们的心绪,若是自己出了意外,皇子最好了,公主大不了找个宗室子弟入赘,也算是名正言顺。

  愧疚则是因为这第一个孩子应该是与婉儿妹妹共同生下,可惜为了防止婉儿妹妹万一有个三张两短,便送到了长安城,真的是鞭长莫及了。

  蔡文姬在皇后唐婉儿前面怀上皇家血脉引起的连锁反应很快出现了,东汉后宫不像西汉那么繁琐分为昭仪、婕妤、娙娥、容华等等十四定制,只有皇后、贵人、美人、宫人、采女五等。

  贵人有四,虽说蔡文姬占据一个四大贵人之一,已经是煊赫至极的册封,但是比起母仪天下的皇后还是差了太多。

  刘辩麾下又有世家党与寒门党的明争暗斗,一个皇后的份量相当于占据了三公中的两个紫的耀眼官帽子,甚至比得上三个。

  枕边风三字可不是说说而已,大汉皇后历来又占据了极大的民心民意,以黄琬郭图为首的世家党不免萌生了更换皇后的念头。

  一来蔡文姬先一步有了皇室血脉名正言顺,二来文坛宗主蔡邕的威望何等的一言既出皇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