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身涂着消光涂层,经过消光处理的战术折刀,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黑芒,切向那名“自由军”武装分子的脖子。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嗤!
  
      锋利的刀刃很轻易的划开了对方右侧颈动脉和喉管,喷射而出的鲜血,冲击在罗昊那件防弹背心上,就连脸上,也是被溅上了一缕血迹。
  
      被罗昊一刀割开喉咙的“自由军”武装分子,出于人面对死亡时,求生的本能反应,松开AK-47自动步枪,用力捂住自己脖子上的刀口,试图想要用这种方法,减慢自己的失血速度,争取获救的机会。
  
      罗昊抄起挂在“自由军”武装分子身上的AK-47自动步枪,一扣扳机,对着尾随而来的武装分子扫空了弹匣中剩下的子弹,眼睛一瞥,注意到放在手雷包中的手雷,拉开手雷包中一颗手雷的保险,然后一脚把那个已经气若游丝,衣服上满是血迹,脸庞因为过度失血而呈现出病态白的“自由军”武装分子踹进筒子楼。
  
      轰——!
  
      被罗昊踹进筒子楼的“自由军”武装分子撞上他那些同伴,被他那些同伴推到地上的时候,他手雷包中的手雷发生了爆炸。
  
      在被手雷爆炸的硝烟吞噬之前,这名身上、手上全都沾满了自己鲜血的“自由军”武装分子脸上露出了一丝解脱的笑容。
  
      筒子楼外的罗昊,被从筒子楼中奔涌而出的气浪吹得倒飞出去,撞在他身后一间平房的墙壁。
  
      罗昊只觉得自己喉咙口一甜,硬生生压下了涌到喉咙口的血,强忍着疼痛,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追上了徐旭东、李然他们几个人。
  
      “狂龙,我是雷吉,你们现在情况如何?”
  
      罗昊的耳麦中,突然传来雷吉的询问声,令得罗昊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在看到身边其他三个人脸上也露出兴奋的神色后,罗昊意识到自己刚才听到的声音,是真实的,而不是自己幻听造成的错觉。
  
      “狂龙,听到请回答!”
  
      隔了几秒钟的时间,罗昊耳麦中又一次传来了雷吉的声音,他的语气比起之前那次询问显得更着急起来。
  
      “雷吉,我是狂龙!”罗昊按住耳麦,对雷吉做出回应。
  
      “天呐!”
  
      耳麦中,雷吉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问道:“你们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虽然没有到弹尽粮绝的局面,不过也快了。”罗昊对雷吉问道:“那丫头怎么样?”
  
      “她很好很安全!”雷吉说道:“我们已经对你们位置进行了定位,支援很快就到,请务必坚持到我们抵达!”
  
      “他们怎么知道我们在哪儿?”徐旭东对着罗昊问道。
  
      李然指了指拉祖图,说道:“这个就要问老奥了,雷吉不可能通过我们来定位,他只能通过老奥来定位!”
  
      拉祖图挽起自己的袖子,指了指自己左前臂,说道:“从我宣布要竞选总统的这一年里,我遭遇过刺杀、恐吓、还有针对我家人的绑架,为了确保我的安全,雷吉在我手臂中植入了一枚定位芯片,不管我在世界哪个角落,只要这块芯片不被发现,他们都能找到我!”
  
      “我勒个去,美国总统的待遇啊!”徐旭东说道。
  
      “这就是根看不到的电子狗链,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管我到哪儿,他们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