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探资料,包括矿探工作过程中的总结,矿探区域矿储量的记录等等一系列的重要数据。
  
      可以,矿探资料是矿探队的核心所在,掌握了矿探资料后,即便没有没有原先的工作团队,也能顺利的对矿探区域进行开采。这也是格兰特如此执着于获得矿探资料的原因所在。
  
      “狂龙,你怎么打算?”周柏看着沉默不语的罗昊,问道。
  
      罗昊抿了抿嘴,眼中闪过一丝决然,道:“既然矿探资料还没有追回,那我们的任务就等于还没有完成,国家的东西绝对不能这么流落在外,我们必须拿回来!”
  
      罗昊扭头看向旁边的云凌风,道:“北极狼,你怎么打算?后面的行动如果你不愿意参加我不勉强,毕竟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
  
      “嘎巴!”
  
      云凌风将拿在自己手里的单兵口粮掰成两段,丢进嘴里慢慢的咀嚼着,吃得有味,仿佛压根没有听见刚才罗昊得话。
  
      良久,吃完了手中单兵口粮的云凌风,又拿起水囊喝了一口,才心满意足的拍掉手上的食物碎屑,抬头看了眼罗昊,道:“既然已经接下了野狼的单子,我自然不会做出半路撂担子的事情。而且……”
  
      云凌风瞥了罗昊一眼,道:“你还欠妹一个解释,我不能就这么让你死了。”
  
      听到云凌风的话,罗昊的心头微微一颤。虽然云凌风话的语气还是那样的强硬,但是罗昊却真实的感受到了从他话语中流露出来的关心。
  
      第一次在原始丛林见面的时候,云凌风确实想要宰了这个占尽自己妹妹便宜的家伙。而云凌风这次最初前往突斯尼比亚的动机确实是要找罗昊算账,但是经过昨晚上罗昊的表现,云凌风在近距离见识到了罗昊的从容冷静,以及不俗的身手后,对罗昊有了很大的改观,云凌风在心底已经开始有点认可罗昊这个妹夫!
  
      而且只要是妹妹云熙喜欢的,云凌风就会去支持。至于罗昊父亲的事情,对于云凌风本人而言,其实并不是很在意。
  
      “老子不是矫情的人,一切以完成任务为首要目标。既然北极狼愿意加入,我可不会傻呵呵的拒绝。”朱致阳拍板做了决定,并且朝着云凌风伸出拳头,“事情完成之后,我请你喝酒!”
  
      云凌风伸出拳头跟朱致阳轻轻一碰,道:“我一定要喝穷你!”
  
      “老子一个月五千块贴,红星二锅头,双沟大曲,想怎么喝怎么喝,管够!”平时总是紧绷着脸的朱致阳,这个时候很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听到朱致阳的话,云凌风先是一愣,随后朝着他竖起中指,“狐狸头,我能脏话吗?”
  
      “只要不问候家中女性,想怎么就怎么。”
  
      几个人开了一会儿玩笑后,重新回到追回矿探资料的事情上来。周柏沉声道:“现在基本可以确认矿探资料落入了‘突青’运动党手中,但是我们对于‘突青’运动党除了知道它的领导人叫托比?阿诺德以外,其他的资料我们掌握的很有限。而且这个托比?阿诺德极少公开露面,所以我们甚至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更别提他驻地的位置。”
  
      周柏的话,让在场的特战队员都是沉默下来。这次行动,龙穴提供的情报非常有限,也正是因为有这个原因的存在,所以任务等级被相应的提高到a-级!
  
      “如果是想问关于‘突青’运动党的问题,我可以提供给你们一些资料。”云凌风看着保持沉默的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