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手术室门重新关闭,罗昊这些人的耳边也暂时恢复了清净,至于手术门上如爆豆子般的声响,几个人全都选择了忽视,至少以外面那些武装分子手中现有的武器,暂时还打不破铁门。
  
      “她现在情况怎么样?”身上衣服衣角还在“滴答滴答”滴着血滴的罗昊,一把揪住医生的衣领,冷声问道。
  
      “她送来的时候,就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重度昏迷。”
  
      面对脸色不善的罗昊的质问,医生没有任何的慌张,从容的回答道:“她原本就怀有身孕,加上受了那么重的伤……”
  
      “失血过多,那就给她输血!抽我的!”揪着医生衣领的罗昊,因为情绪过于激动,手上用力,直接把医生从原地提离地面。
  
      医生因为衣领被罗昊揪住,呼吸不畅,从而使得他的脸涨得通红。医生费力的掰开罗昊揪着自己衣领的手,缓和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说道:“这跟抽血没关系,她被送来的时候脏器就已经出现了衰竭症状,所以我无能为力。”
  
      “给我救活她!她不能死,她还不能死!我答应过她,要带她回家!”
  
      罗昊将医生死死的按在摆着各种手术器械的桌子上,把手中那支霰弹枪顶在医生的下巴上,血红着双眼,犹如愤怒的雄狮,“救不活她,我崩了你!别以为你这样做,就能拿到费路南多那个杂种的赏金,因为我会在那之前杀了你!”
  
      听到罗昊的话,被按在桌子上的医生,突然爆发出令罗昊诧异的力量,用力把罗昊推开,整了整自己身上皱巴巴的衣服,怒视着罗昊,冷声说道:“不要把我和外面那些人相提并论!费路南多开出的赏金确实非常诱惑人,但我是个医生,不是侩子手!你可以辱骂我,但是你不能侮辱医生这个职业!”
  
      看着脸红脖子粗,一脸怒容的医生,罗昊不禁有些动容,放下自己手中的霰弹枪,放缓语气向对方道歉:“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冲动了,我向你道歉!”
  
      罗昊不是那种有错不承认的人,既然确实是自己做错了,那么道歉原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看到罗昊很爽快向自己做出了道歉,医生原本紧绷的脸色也缓和了很多。
  
      “医生,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她是英雄,她不能死,你一定要救活她,我说过要带她回家!我跟她做过保证!”罗昊还是不愿意就此放弃,做着最后的尝试。
  
      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太晚了。”
  
      “哐!”
  
      罗昊一拳砸在桌子上,把放在上面的手术器械震落在地,牙齿咬得嘎吱作响,心中满是不甘。
  
      “罗……罗昊。”躺在手术台上的方红玉悠悠转醒,把罗昊叫到自己身边,伸出自己沾满血迹的手,抚上罗昊隐隐带有泪痕的脸庞,苍白的脸上艰难的扯出微笑,“罗昊,别勉强了,该来的总归会来,带我回去吧。就算是死,我也不想死在这个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地方。”
  
      ……
  
      “头儿,怎么办?”手术室外,头上戴着黑色头罩,手中ak-47自动步枪枪口还在飘着青烟的武装分子,看着那扇表面已经被打得坑坑洼洼的手术室大门,朝着身旁一个领头的武装分子,问道。
  
      头领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色,阴冷的说道:“去车里把炸药拿来!”
  
      手中拎着ak-47自动步枪的武装分子,点头应下后,匆匆离开。几分钟后,拎着一包t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