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次天骄定榜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她了,都过了十年了,他们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呀!”黎火脸上浮现一丝苦涩。

        这十年里,她还真是一点他们二人的消息也没有,虽然这十年时间里,玄冥宗有几个人曾经到妖族来找过她,但那些人也是来找问叶英和石擎宇下落的,很明显,他们也不知道他们二人去了哪里。

        他们两人都消失十年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竟然一点消失也没有,难不成已经被雷族的人暗中杀害了吗?如果是的话,这么大的事怀有,雷族应该会公布出来才对。

        可是,雷族的人似乎也在找他们,十年里没有半点消息,实在是让人担心。

        “黎火,你真的不知道他们的下落还是你不想让我见他们?”凰天再一次认真的望着黎火,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么问黎火了。

        几乎这十年里,他每见到黎火一次都会问上一句,他都忘了这是第几次了。

        “凰天,这么多年,你还是不相信我呀!既然你都不相信我,那又何必再问!行了,我们刚到这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告辞。”带着几分怒意,黎火直接带着他们的人离开了,只留下有些愕然的凰天。

        他是聪明人,自然能听得出黎火语中的不满,但是想到这十年时间自己竟然连她的一面都未能见到,心里多失落又浓郁几分。木族,一间阁楼里,一位女青年正扒在窗前,修长的玉手,一边拖着精选的下巴,一边玩弄着垂在那丰满胸脯前的几缕青丝,绝美的脸上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宁静,那优美的画面,哪怕是画中的仙人也比她

        逊色三分。

        “十年了,他还好吗?”悠长的声音缓缓地传开,那是一种思念,是一种牵挂,更是一种期盼,同时也是她内心的声音。

        哪怕他们当初见面的时间不长,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哪怕他曾经拒绝过她,可是在她的心里,他却是第一个能够走进她内心的人。

        石英,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石擎宇,那个被河水送到她面前的男子,十年了,你在哪里,过得好吗?可曾记得十年前有一位喜欢过的女子?

        此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曾经救过石擎宇的木欣欣。十年了,自从那次在洗礼台上见到石擎宇最后一面之后她才知道石擎宇拒绝她的理由,然而,即使他与雷族为敌,他曾绝对过她,可是这丝毫不影响她喜欢他,而且在知道他与雷族的身份之后,她就发现

        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那个优秀的男子。

        十年了,他还记得她吗?

        正当木欣欣望着窗外出神之际,一个声音声音突然传入他的耳中:“姐姐,你在想什么呢?”

        被声音拉回思绪,木欣欣缓缓挺直了腰枝之后又朝着椅子后头靠了上去,脸上随之挂起了一慵懒的笑意:“向荣,找我有事吗?”

        “姐姐,新一局天骄初榜赛了就要开始了,你不打算去看看吗?”木向荣望着姐姐,有上浮现一丝好奇。

        姐姐以前可是很喜欢四处走动的人,自从十年前的定榜赛结束之后她就极少出去,而且他经常会看到她一个人就这样扒在窗边发呆。

        这十年里,他看得出姐姐心里有事,但是具体是什么事,她却不曾说明,这也让他这个当弟弟多少有些担心。

        “新天骄初榜赛吗?”木欣欣愣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