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撞到了什么没兴趣,我现在忙着。”楚阁主呆毛冷声道。

    然后,那根缠绕脖子的头发越勒越紧!

    宋书航:“……”

    “干的漂亮。”心魔赤霄剑在一边喝彩——最近它感觉宋书航的‘抗扎心能力’提高了许多,这几天它有数次精准扎心,自认为已经扎到了点子上。但宋书航竟然没有刷它《养刀术》,这让心魔赤霄剑产生了一种危机感。

    “楚前辈,你再这样勒下去,宋前辈的脑袋就要掉了。”黑皮羽柔子小心翼翼道。

    她话音刚落……

    咚~的一声,宋书航的脑袋就掉了下来,如同皮球一样在地上滚了两圈。

    画面就如同惊悚片。

    黑皮羽柔子:“……”

    心魔赤霄剑:“……”

    楚阁主呆毛也是一愣——她从头到尾都控制着力道,这种程度的勒脖子,理论上根本无法将宋书航的脖子勒断。

    “霸宋号,你又觉醒了什么天赋能力?”仓鼠号冷静问道——毕竟它见识过类似的画面,前不久白主宰就偷偷将宋书航的脑袋切过,后来在天罚的伤害下霸宋更是只剩下一颗脑袋在天上飘着。

    宋书航的肉身淡定的上前,抓着小辫子将自己的脑袋提了起来:“这是我在觉醒‘空间天赋’能力后,顺带觉醒的一个神通,无头骑士模式。”

    楚阁主呆毛:“……”

    “之所以会觉醒这个神通,应该和我前段时间的经历有关。白前辈two曾将我身首分离,之后我的身体还在天罚中化为飞灰。大概是因为这些原因结合,我的头颅现在能够随心所欲的和肉身分开。”宋书航将自己的脑袋装了回去,道:“同样只要放回去,就能自然融合,完全不需要治愈法术。”

    “你觉醒的神通天赋,就没有一个正经点的吗?”石碑道友叹了口气。

    “石碑道友你着相了~这世界上没有‘无用’的天赋神通,只有不会开发技能的修炼者。”宋书航微微一笑。

    他对于这个空间异能‘无头骑士模式’倒很喜欢——因为他知道这个模式的各种好处。

    拥有这个模式后,一些如同‘斩首、扭头’之类的法术、攻击、诅咒对他就起不到效果。修炼界中,拥有类似攻击能力的修士可不少。有些强者能跨越数个位面,直接施展诅咒,扭断别人的脑袋,不得不防。

    最重要的是,身首可以分离的他,无形中等于多了半条命——只要儒家圣人之血这个‘保险’还在,必要的时候他可以舍弃肉身,将肉身中重要的物件由‘儒家圣人之血’保管带走。事过之后,他可以凭着《圣猿龙力神功》总纲篇+《程琳自愈法》将肉身重新长回来。

    现在想要杀死他已经变的越来越困难!

    楚阁主呆毛默默地缩了回去,道:“这就是你最近这么活泼的原因?”

    “其实我是想找个机会让大家看看我的新神通,咳~”宋书航轻咳一声,扭转话题:“楚前辈,我们进入正题吧。刚才撞到的东西,我怀疑很可能就是这个世界碎片的智慧生物真正在对抗的东西。我想远远的接触一下刚才撞到的东西,印证一下我的猜测。”

    被他撞上的东西,到底是不是‘三眼前辈’对应的天道造物?

    “嗯,一会儿我将遁光停下来。然后你找个机会,悄悄潜回那个城市,注意别被发现了。如果再被卷入战斗的话,我已经没有多余的能量再带着你们用遁光逃离。”楚阁主呆毛出声道。

    石碑道友出声问道:“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