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的相亲,拉关系的拉关系。谁都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找到一份赚钱的工作,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嫁到一个好人家。如今,林川和周凯他们在常林厂俨然已经算是一个成功人士了。

  工厂里,大伙齐聚。

  “妈的,最近快烦死了。”周凯抓着一根铁棍,狠狠的敲在了机床上,骂道:“每天都有人上门来找我,要么是托关系把人弄到我们运输公司来,要么是带着姑娘上门相亲。都快烦死了。”

  “我不也是?”鲁大炮一脸同情的看着周凯,道:“给我相亲也就算了,还每天都有人来走后门。唉,乡里乡亲,我也快被折腾死了。”

  林川看着这一帮人抱怨,忍不住笑道:“就这点儿屁事把你们折腾成这样了?”

  “川子哥,你还笑?”周凯看了林川一眼,道:“最近你应该也快被折腾烦死了吧?”

  “我才懒得理会这些俗事呢。”林川坦然一笑,道:“这人生在于享受,而不在于让自己烦闷。你若觉得可以,就把他们招进来,你若觉得不行,那就不要。总之,好的人才我们可以吸收,不好的,我们也宁缺毋滥。明白吗?”

  “是!”众人纷纷点头。

  “川子。”周凯凑了过去,笑道:“今年都放假了,运输市场关门。你说,明年我们是不是应该扩大业务。多弄些运输车,这样,我们就能够多赚钱?”

  “话虽然这么说。”林川点头,道:“但是,我们现在资金不是处于瓶颈期吗?明年争取努力一年,我们再把生产线扩大。我们不能苦了兄弟们,我们应该先稳打稳扎,步步为营。回头如果资金出现问题,那可就麻烦了。”

  “是是!”周凯急忙点头,他转念一想,道:“川子,回头我们把飞翔公司的办公室好好装修下,那么大的办公室,破破烂烂,没点样子,装修好了,才能体现出我们的精神面貌嘛。”

  “这个可以。”林川点头,算是批准了。

  因为运输市场休业,所以,这一帮家伙每天就无所事事了。接近年底,他们每天只能在工厂里吹牛打屁。要么就凑在一起喝酒,聊天,美名其曰规划人生,畅谈大事。其实无非就是在聊女人,聊钱。

  市委的工作也很少,领导们也都在自己的办公室喝喝茶,偶尔也开开会。因为年终总结大会已经完成了,所以,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重要的工作了,只有那些忙碌在基层的工作人员才是最繁忙的,而领导们年底的时候压根无所事事。

  这也就造成了休息室内的悠闲。十多个人簇拥在休息室内,抽烟的抽烟,抠脚丫子的抠脚丫子,打牌的打牌。这休息室内可不一般的热闹。

  负责人事的干部走了进来,干咳一声:“都听好了。”

  “哗啦啦……”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头的动作,抽烟的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抠脚丫子的急忙穿上的鞋子。打牌的也急匆匆的把手中的牌丢了。众人都很兴奋。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发年终奖和年终福利的时候。所以,他们对这一天特别的期待。

  “今天是发年终福利的日子。”领导看了几人一眼,道:“除了林川和罗国庆之外,其他人一个一个来我办公室。”

  罗国庆愣住了,他错愕的问道:“凭什么没有我的?”

  “你今年光住院就浪费了多长的时间?”领导看了罗国庆一眼,问道:“还有,你上班打牌,偷懒……所以,经过上级领导决议,你今年的年终奖和年终福利取消。”

  “什么?!”罗国庆傻眼了。

  林川叼着烟,扭头看了身后宋家兄弟一眼,不用说也明白,肯定是这两个狗东西搞得鬼,林川笑道:“陈部长,还真有意思啊?打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