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林社区这一帮老职工,竟然有一大半人偷偷的去居委会签了合同,还领了拆迁款。这等于就是说他们同意了拆迁。过半的人都签了协议,也难怪市委拆迁办那帮人如此有肆无恐,因为人家有理有据。按照中国的国情,只要有一半人同意了,那基本上这事情就算定下来了。

  难道自己真的要带着一小半人当钉子户吗?

  林川第一次有这样迷糊的想法。

  “川子?”此时,林妈妈从外头进来,身上还穿着环卫局的反光衣。

  “怎么了?”林川站了起来。

  “你没事吧?”林妈妈紧张的看着林川,道:“你今天跟人打架了?”

  “嗯。”林川笑了笑,道:“不过我没事,是拆迁办的人带着人来拆迁。我就跟大伙一起把他们撵走了。”

  “这帮该死的混蛋。”林妈妈破口大骂。

  不过,林妈妈沉默了很久之后,她开口看着林川,道:“川子,有个事情我要跟你商量下。”

  “妈,有什么事情您说啊。”林川疑惑的说道。

  “我想了下,咱普通老百姓跟政府作对确实不该。”林妈妈叹息了一口气,道:“自古民不与官斗,斗也斗不赢。所以,不如我们也去居委会签了这个字吧。补个几万块钱,我把积蓄也拿出来,咱母子二人都凑点,去外头付个首付,买个房子吧。要不然,这日子没发过了。”

  “妈,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林川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似乎快有些不认识了,当初自己的母亲可是带头抗拒拆迁,坚决不愿意搬走。而且跟着大家一起在自己的屋顶上插了国旗。以此来拒绝搬走。林川讶异的问道:“以前你不是坚决不拆吗?怎么现在……”

  “以前是以前。”林妈妈笑了笑,道:“以前我一个人,出了这常林厂,我还能上哪儿去?现在不一样,我有你,你是我儿子,最起码,我生活有个盼头,而且,你娶媳妇,生儿子都得买房子,晚买不如早买。”

  “妈!”林川无语了。

  “再说了,以前我守在这里,是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林妈妈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走的那么突然,如果有一天回来了,而这房子又拆了你上哪儿去找我?”

  林川一听,眼泪稀里哗啦落下来了。原来,这才是母亲内心真实的想法。当初,母亲宁愿被人打断了腿,也坚决不同意搬走。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因为害怕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

  这是一个母亲的心声,这是一个母亲伟大的执念。仅为了儿子能够找到回家的路,她甘愿被人打断腿,也不愿意搬走;她甘愿以螳臂之力去挡车,也不愿意熄灭了内心那一盏微弱的烛火。

  “妈!”林川眼眶里泪水打转,他坚定的说道:“不搬,我们不搬。”

  “傻小子,不搬怎么行?”林妈妈叹息了一口气,道:“拆迁办的那些人禽兽不如,勾结地痞流氓,欺负咱这些弱小的百姓。今天他们走了,明天他们还会回来。你一双拳头,怎么跟他们那么多人斗?”

  “这朗朗乾坤,始终是共产主义的天下。”林川坚定的说道:“我们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从来就不惧怕跟这些黑色势力作斗争。”

  “你这孩子,怎么就不明白呢?”林妈妈无奈的说道:“你要是出了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让妈怎么活?”

  “妈,你放心。不会的。”林川笑了笑,道:“我怎么会出意外,我可是一个讲理的人,他们来了,我就给他们讲理。”

  林妈妈无奈,如今,儿子长大了。他现在是家里的栋梁,是一家之主,儿子的话就是决定。如今,自己也老了,只能让儿子做决定了。既然林川说不搬,那就只能放弃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