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川终于看不下去了,他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笑道:“哟,龙五,欺负小姑娘呢?”

  “是你?”龙五一愣。

  龙五的几个小弟纷纷盯着林川,四五个人成合围之势围住了林川,那个推着自行车的小姑娘紧张的看着林川,生怕林川为自己出头而受到牵连。

  “啧啧,我说你们这么多大老爷们,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像什么?”林川皱着眉头。

  “小子,别多管闲事啊!”黄毛小子知道自己不是林川的对手,但是,在淮南路片区,自己怎么也是个霸王,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漏了气儿啊。他朝着林川走了过去,挥了挥手中的铁棍。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龙五冷笑道:“怎么?你要当菩萨啊?可以啊,替她还钱就行了。”

  林川皱着眉头,这一次,龙五没有跟自己硬抗,因为他占理。不怕流氓不讲理,就怕流氓讲道理。龙五都跟自己讲起道理来了,自己岂能随意动武呢?就算是赢了,也是胜之不武啊。林川笑了笑,然后说道:“是不是只要还了钱,你就不纠缠她了?”

  “没错。”龙五点头,道:“兄弟,我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嘛。”

  龙五摸了摸那光溜溜的脑壳,胳膊上的石膏虽然拆掉了,但是,里面的钢板还没有取出来,这钢板最少需要三个月才能拿出来,而且还要看骨骼的愈合程度。

  “说吧,多少钱?”林川问道。

  “五万!”龙五竖起了五根手指头。

  “胡说。”此时,女孩急了:“我就借了他两万块钱。”

  “小婊、子。不要利息啊?”龙五瞪了她一眼,活生生的女孩瞪回去了,龙五冷笑道:“跟我借钱,那都是日复利。两毛的利息日复利。五万块已经算少的了。”

  林川摸了摸口袋,别说五万块,五百块都拿不出来,早上那辆保时捷趴窝了,就是因为没钱加油。

  吧嗒……

  林川吸了一口烟,道:“你那辆保时捷,顶这五万块钱,干不干?”

  “妈的,你拿我的车卖给我?”龙五大怒。

  “不,那是我的车。”林川回了一句,道:“你如果不要,我就让人拖到外地去卖了。”

  “要,要!”龙五急忙点头。

  “行,把借条拿出来。”林川伸手。

  龙五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把借条给了林川,他急忙说道:“车钥匙呢?”

  “给你!”林川把保时捷的钥匙丢了过去。

  龙五兴奋不已,座驾失而复得,只花了两万块钱就把自己的座驾赎回了,龙五着实很开心,他冲着几个小弟挥手道:“走,去把车开回来!”

  随后,几人立刻钻进了一辆昌河面包车,破旧的面包车冒了一阵黑烟,灰溜溜的走了。

  林川把借条还给了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哥哥,我叫诺小西。”女孩把借条塞给了林川,道:“借条我不能要你的,这钱就当是我问你借的,以后我一定会努力的还给你。”

  女孩的声音铿锵有力,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有骨气的孩子,林川笑了笑,把借条收了起来,问道:“小西,你……你为什么会问龙五借钱呢?”

  “去年,我爸肝癌晚期……”诺小西垂着头,眼眶红润。

  又是一个凄惨的孩子,高二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剩下一个常年卧床的母亲。当时在医院的时候走投无路,龙五的小弟趁机给她借了两万块钱救急,只可惜,两万块钱也没能保住诺小西父亲的性命。最终撒手而去,留下来十多万的债务,需要诺小西一个人承担,为此,她毅然休学,然后干起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