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川吐出了一口浊气,擦了擦眼角的残泪。此时,他的目光变得异常犀利了。八年的时间已经改变了一个人,八年的时间已经让林川的内心已经忘记了仁慈,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川子哥。”此时,周凯等人急匆匆的跑来医院了。

  “我们已经查到了打人的凶手。”鲁大炮急忙说道。

  “是谁?”林川问道。

  “是……”鲁大炮犹豫了一下,他抬头看了周凯一眼,周凯补充道:“川子哥,这个人是个混混,而且跟黑社会有染,我们怕……怕你惹麻烦!”

  “说!”林川声音冰冷得像冬天里的一块铁板。

  “是龙哥。”鲁大炮缩了缩脖子,道:“本名叫龙五,是淮山南路这一片比较有名的混混,靠收保护费发家致富,这家伙的座驾都是保时捷卡宴了。”

  说到这里,鲁大炮几人眼神里露出了一抹羡慕。

  “他住哪?”林川再次问道。

  “尚品苑。”周凯老老实实的回答。林川一听,转身就走。

  尚品苑,距离常林社区很近的一个小区,而且是一个比较高端的小区,这个小区楼盘的价格已经冲到了一万一个平方,一套房子买下来随随便便就是百来万。能够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

  林川拎着那个破旧的帆布包在尚品苑的门口溜达了几圈,周凯和鲁大炮几人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小区门口的保安一直盯着林川。因为林川的衣着就让他们充满了警惕,虽然小偷不会把‘小偷’这两个字写在脸上,但是,林川一身民工装,拎着一个破包,而且在这个高端的楼盘前已经晃悠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谁也不敢保证这个家伙不是贼啊。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川子哥,不如我们从长计议吧?”周凯有些担忧,虽然说龙五是个混混,但是,龙五的实力和势力都不俗。林川虽然高大,但一点儿也不威猛,没有膨胀饱满的肌肉,所以就没有那种力量感。

  “不!”林川只回了一个字,而这一个字仿佛是一颗重磅炸弹一样落在了周凯他们内心。

  林川深吸了一口烟,烟雾熏着他的眼睛。迷雾中,让他内心更加充满了戾气。八年的时间,让一个幼稚的少年成为了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林川年少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把他拉扯长大,所以,母亲是林川的一切。龙有逆鳞,人有逆骨,如今,龙五却触动了自己的逆骨。这一口恶气,不能不出。

  嘎吱……

  突然,一辆暗金色的保时捷卡宴从外头疾驰而来,速度很快,车子一个甩尾立刻在门岗的位置停了下来,车子不偏不倚直接挡住了小区入口的通道。

  一名光头从车上跳了下来,满脸通红,一身的酒味连十米开外的林川都闻的清清楚楚。

  “川子哥,就是他!”周凯十分激动的说道:“他……他就是龙五!”

  林川这才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欲先杀敌,必先知敌。眼前的这个家伙除了身材肥膘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战斗力可言,一身酒味,噌亮的脑壳,还有后背那两条看起来很像蛇的龙,似乎在嬉弄一枚珠子。

  “龙……龙哥!”保安急忙迎了出去,手很快,递了一根中华烟,道:“这……不太好吧,挡住了入口,回头业主是要投诉我们的工作。”

  啪……

  龙五一巴掌扇了过去,五个红通通的印子留在了保安的脸上,龙五吐了一口酒精味很重的唾沫过去,骂道:“狗娘养的,老子的车就停这里,谁敢投诉,让他来找我,在淮山南路,我龙五就是王爷!”

  说完,龙五从愣不拉叽的保安手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