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墨没想到丁长生会答应,而且会答应的这么爽快,一时间她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

    “既然我们明天就去登记结婚,那今晚我们……”丁长生‘露’出‘淫’邪的目光看着秦墨,看得秦墨脸红耳赤。

    “你想什么呢?”秦墨‘抽’出被丁长生紧紧握着的手,快速的逃离了丁长生的控制范围,而且站起来向丁长生抛了个媚眼,回她自己的房间去了,这让情动的丁长生不上不下甚是难受。

    但是难受归难受,在其他‘女’人面前他都可以耍流氓,不管不顾她们的感受,但是唯独在秦墨面前,他的那些招数一个都使不上,不是不敢,而是不想,秦墨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女’孩,虽然现在的‘女’孩开放,但是通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丁长生觉察到秦墨应该还是个完璧之身,对于这样的‘女’孩子,他想正式一点,这样才能让其以后真的全身心都在自己身上。

    第二天早晨,丁长生听到厨房里有了动静时就起来了,一看是闫荔在做饭,丁长生和她没多少可聊的,于是回身准备离开,但是闫荔却说话了。

    “你真的喜欢她?”闫荔问道。

    丁长生知道她说的什么意思,但是他对闫荔一直很好奇,他一直都认为她对自己之所以冷眉相对,连不冷不热都算不上,只能说是厌恶,那是因为她是一个‘女’同志,很可能在长期保护秦墨的过程中爱上了秦墨,她把自己当成一个男人了。

    “你说什么?”丁长生装作不懂她在说什么。

    “昨晚她兴奋的一夜没睡,现在正在房间里化妆打扮呢,她说你们今天要去登记结婚,是真的吗?不是你昨晚的醉话吧?”闫荔停下了手里的活,看着丁长生问道。

    “这和你有关系吗?我怎么发现只要我和秦墨好一点,你就浑身不得劲呢?还是那句话,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她?”丁长生看了看客厅里,没有人,各个卧室里也没有开‘门’,于是向前抵进一步,问道。

    此时的丁长生光着膀子,只是穿着一条大‘裤’衩,下面趿拉着拖鞋,浑身的肌‘肉’疙瘩倒是显示了他男人的本‘色’,但是男人本‘色’,无论闫荔多么像一个男人,当然说的是个‘性’,但是她终究是个‘女’人。

    丁长生抵进一步,闫荔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可是后面已经是厨台了,可是她的手里却拿着一把菜刀,是切菜用的,而丁长生并没有惧怕她手里的菜刀,相反,他又进了一步。

    “我和秦墨的事你少搀和,否则我对你不客气,男人婆”。丁长生这话简直要把闫荔给气炸了,但是面对丁长生的背影却无可奈何。

    丁长生说的一点都不错,她的确是喜欢上了秦墨,她曾经是个战士,而且是没有感情经历的那种,而且在她所在的兵营里,清一‘色’的‘女’汉子,当长期保护秦墨时,秦墨的婉约和‘女’人的情态,让她有了一种男人的感觉,保护秦墨曾是她的任务,但是现在却成了她内心的责任。

    当秦墨告诉她,她要结婚了,要和丁长生去登记结婚了时,闫荔的第一感觉是丁长生在骗秦墨的感情,他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这才想要攀上秦墨这个高枝的。

    丁长生,闫荔,蒋梦蝶都坐在了饭桌前开始吃早餐,但是唯独秦墨还没出来,过了一会,正当丁长生想要去叫她吃饭时,秦墨终于出现了。

    白‘色’的小西装套裙,白‘色’的高跟鞋,‘肉’‘色’的丝袜将其一双美‘腿’紧紧包裹起来,染着粉红‘色’指甲油的一双小脚隐藏在了高跟鞋里。

    ‘精’致的淡妆,长长的秀发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