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长生本以为自己这次京城之旅还要等一段时间,但是没想到接到了李铁刚的电话,让他自己先回湖州等消息,而李铁刚好像还要在京城呆几天,而且特意告诉丁长生,罗东秋千万不能出事。。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

    于是丁长生火速赶回了湖州,见到罗东秋时,这家伙已经是筋疲力尽了。

    “丁局,这家伙还真是最硬,都饿成这样了,还是不肯‘交’代谭大庆的事情,要不然再减少一些吊水?”刘振东狠狠的说道。

    “你出来”。丁长生和刘振东一起出了防空‘洞’的房间。

    “丁局,难道就这么算了?”刘振东不甘道。

    “给他‘弄’一碗小米粥,慢慢进食,不要一下子太多,我刚刚接到命令,要罗东秋毫发无损,看来这个案子我们该‘交’出去了,这样也好,省的在我们手里出了问题,到时候我们也不好‘交’代”。丁长生淡淡道。

    “‘交’出去?‘交’给谁?”刘振东不解问道。

    “我也不知道‘交’给谁,但这是上面的意思,我们管不了那么多了,对了,我走这一天,没什么事吧?”丁长生问道。

    “我这里是没什么事,但是市里出事了,兰政委今天一直都在忙活这事呢,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一件接一件,看来湖州的问题没人能捂得住了,丁局,你还不知道吧,那些老师今天绕着市委开始游行了,还是讨要拖欠的工资,据说把区委书记杨程程堵在区委大楼了一天了,到现在出来没出来不知道呢,对了,好吵着要见你呢,说你说话不算话,我劝你啊,还是在这里躲着吧,千万不要出去”。刘振东笑笑说道。

    “是吗?靠,早知道我就在京城不回来了”。丁长生随口说道。

    “那不行啊,你在京城不回来,他们肯定是要进京的,这不,据说他们已经说了,要到省城找你呢,说你是骗子,你说这都哪跟哪啊,不过,这事都是杨程程那个娘们说的,说当时谁许给他们的,然他们找谁去,你说这是人说的话吗?”刘振东打抱不平道。

    “唉,真是无语了,这样吧,我这几天就在这里陪着罗东秋了,带饭的时候想着给我带一份,我不出去了,这里还‘挺’凉快的”。丁长生将车后备箱打开,拿出来一个毯子,铺在地上,很舒服的睡起觉来。

    在晚上的时候,杨程程终于走出了区委大楼,随即到了市委书记司南下的办公室,司南下岂能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但是他的愤怒却无从释放,新湖区没钱,市里同样没钱,就算是有钱也不可能给新湖区用来发工资,事实上,湖州虽然这一年发展迅速,但是历史欠账太多,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还清的,还是那句话,拆东墙补西墙不是办法。

    所以,需要还账的不是新湖区一个区,下面县市欠账的多得是,只是欠钱的对象不同,钱的多少不同而已。

    “情况怎样?”司南下问道。

    “司书记,很不乐观,我们虽然布置了警力,想把带头的找出来,但是排查了一遍,基本没有带头的,让他们选代表,也没人愿意出来当这个代表,很明显,这次是有预谋的,不好处理”。

    “你是区委书记,你说怎么办吧,难道你们区里就没有个章程?”司南下不悦道,要是不考虑到杨程程是个‘女’同志,司南下的火气早就发出来了。

    “我听说丁长生在湖州,这些人吵吵着要到省里去找丁长生,我看是不是让他们在湖州见见丁长生,毕竟这事要是闹到省里去,对湖州的形象不好,还是在湖州解决完了最好”。杨程程犹豫了一下,说道。

    “见丁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