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长生现在是没有‘精’力去考虑胡佳佳的心境,因为他确实已经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风雨‘欲’来的危机。。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可是政治这个东西是强者的游戏,有人哭就有人笑,有人镇定,当然也会有人疯狂,当丁长生在为顾青山的事伤脑筋的时候,邸坤成和楚鹤轩却在谈笑风生。

    “老楚,你说这事是真的还是假的?”邸坤成问道。

    “这不好说啊,只要顾青山一天没有离开工作岗位,他就还是湖州市的组织部长,所以有些事我们也要早作准备,可惜的是安书记走了,要不然的话,这次倒是一个好机会,组织部长,对任何人来说都太重要了,对石爱国是这样,对司南下也是这样”。楚鹤轩的年纪比邸坤成大不少,所以在某些事上比他看的透得多。

    “你说的是啊,如果安书记在的话,司南下也不会这么做,我看如果石爱国走了,司南下很可能会接他的班,司南下这个人很能隐忍,而且很能装,安书记算是看走眼了”。

    “嗯,有道是县官不如现管,现在安书记也是鞭长莫及了吧,所以还得靠我们自己站稳脚跟”。

    “老楚,接下里的招商的事还得靠你,虽然PX这个项目没能成,但是责任不在你,丁长生这个家伙起了一个非常怀的作用,这件事石爱国要是没有个说法,我还得去找他,丁长生已经是一个被宠坏的猴子,上蹿下跳,我觉得他已经不适合开发区主任这个位置”。

    “嗯,估计现在他的心也没在开发区,还不是一天到晚的在医院里忙活了”。

    “那就好,趁这个机会,抓个他的把柄,我直接去找石爱国,我看他到时候还怎么再护着他,这个丁长生,真是气死我了”。邸坤成说着说着火气就上来了。

    现在邸坤成对丁长生的印象是恶劣到了极点,他和楚鹤轩本想指望着PX项目一炮而红,奠定自己在湖州政坛的地位,哪知道对方也只是来看了看就走了,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虽然明知道这事和丁长生关系不大,但是失去理智的人往往都会把一切的责任推给别人,自己剩下的全是委屈。

    “好吧,我再去会会这只猴子,对了,中北省的中部地区招商洽谈会很快就要开幕了,我们这边谁挂帅,现在应该确定一下吧”。楚鹤轩问道。

    “嗯,这段时间都是你这个副市长在张罗,再说了,这经济也都是你分管,你就接着干呗,我不去了,你去吧”。邸坤成说道。

    “那好吧,那我就要起草计划书了,到时候报你这里批一下吧”。

    “好好,多关注一下丁长生,这小子老在我眼前晃悠,我眼晕,争取给他换个地方”。邸坤成还不解恨的吩咐道。

    楚鹤轩出了办公室就给胡佳佳打了个电话,现在林‘春’晓的调令被搁置,而丁长生这家伙一时半会可能也顾不上开发区的事情,所以胡佳佳倒是成了开发区主要的领导。

    楚鹤轩是分管经济,而开发区就是一个市经济发展的风向标,楚鹤轩费尽心力将胡佳佳安‘插’到开发区,这个钉子当然要起作用,不然的话大老远从海阳调过来,难道是看风景的吗?

    “楚叔,您找我有事?”胡佳佳一看是楚鹤轩的电话,赶紧接了起来。

    “也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你工作还好吧”。

    “好,很好啊,没事”。

    “丁长生那个家伙没为难你吧”。楚鹤轩又问道。

    “没有,我们以前就认识,而且这几天他好像很忙,来的那天见了一面,从那之后他就没再过来”。胡佳佳好像很明白楚鹤轩想知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