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吴明安的事情传播的很快,但是万和平确实是在这件事中出了力,不但利用自己的关系和工作上的人脉,给各个地方的公安机关下了通知,而且关键的是将吴明安住的医院保卫的如铁桶一般。

    关键的是这些记者明白,吴明安是什么身份,岂是他们这些人能随便接触的,于是他们把主要的目光聚集到了柳生生身上,可是无论是在团里还是在医院,即便是在整个中南省,柳生生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露’过面。

    过了很长时间,有人才查到柳生生已经离境很长时间了,而且不知去向,所以吴明安这件事也渐渐冷了下来。

    不幸中的万幸是吴明安受伤的主要部位不是头部,而是‘胸’部,而且医院尽了最大的努力,不到两天,吴明安安全脱离了生命危险,基本上能说话了。

    一个星期之后,开始允许探视了,吴雨辰和吴雨星当然是最先来到吴明安身边的,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吴明安反而是比较看开了,眼睛里也少了一些峥嵘,多了一些作为父亲的慈爱。

    看着哭成泪人的吴雨辰,吴明安心里也满是愧疚,这些年来不是忙于工作就是忙于斗争,自己何时才真正的关心过家庭,妻子和自己离婚是一个解脱,但是他本人却是没有能从家庭的分崩离析中解脱出来。

    人人都知道他和歌舞团的团长柳生生有很紧密的关系,很羡慕他将中南省第一旦角搞到了手,但是谁知道他只有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时才有安全感,要是这些话说出去,怕是没人会信,还会被人笑话,难道堂堂的省委副书记、江都市的市委书记还没有安全感?

    事实上的确如此,再大的官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有弱点,只是这样的弱点,有些人隐藏的很好,有些人不善于隐藏罢了,无论是什么人,内心里都有一块不为人知的柔软的地方,轻易不会被外人碰到。

    虽然这些天有不少的人来看过吴明安,但是都被吴雨辰挡在了外面,但是大多数人还存在一种观望的态度,而等到吴明安苏醒并且恢复的很好的消息传出后,吴明安所住的医院才真的热闹起来。

    但是除了很高级的官员,其他那些人还是被吴雨辰挡在了外面,带来的东西都原封不动的拿了回去。

    夜,渐渐的安静了,喧嚣了一天的医院也渐渐安静下来。

    这段时间丁长生除了在杨凤栖那里转悠就是到医院来陪着吴雨辰,一方面是替吴雨辰办些事情,还有一个方面就是他为吴明安做了不少的事,至少他的情人就被他安排的很好,而且柳生生很聪明的没有和吴明安联系过,但是她居然加了丁长生的QQ,还给他发了不少她在国外旅游的照片,看得出,她在国外玩的不错,当然了,代价是丁长生又给她打过去十万美元,这些帐打到最后都要和吴明安算的。

    既然吴明安醒过来了,即便是不能马上报恩,但是这人情要让他记得妥妥的,做好事不留姓名的事丁长生从来不干,不加倍的拿回好处来就不错了。

    “爸,要不你休息吧,我到外面去,不影响你”。吴雨辰对躺在病‘床’上的吴明安说道,其实她是想去外面看看丁长生,这家伙晚上给自己送了饭之后,也不知道走了没有。

    “再陪爸爸说会话吧,平时忙的没时间,现在终于有时间了,我现在才知道,爸这辈子当多大的官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你们在身边才是最好的”。吴明安道。

    这一句话将吴雨辰钉在了当场,眼泪也唰的一下流了下来,无论吴雨辰怎么擦,就是停不了,因为这些天她承受的压力太大了,要不是有丁长生在她背后支撑着,恐怕她早就倒下了。

    他们这些官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