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没长脑子啊,他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既然他想做这个工程,干么他不找他老子说去,他自己当这个官不是更好吗,还用得着绕到我这里来,你们赚钱,到时候让老子进监狱,你真是想得美啊”。。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蒋文山指着蒋海洋气不打一处来的骂道。

    “爸,算了,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你不干就算了,发这么大火干什么,我看哪,你是越老胆子越小了”。蒋海洋最后说道,而且说完赶紧跑,但是还是被蒋文山撇出去的茶杯砸中了后背,掉在地上摔了一个稀巴烂。

    蒋海洋开车到了江都市的一个酒吧,这个是他自己开的酒吧,平时和罗东秋也是在这里见面,进去不一会,罗东秋就到了,见蒋海洋独自一人喝着‘鸡’尾酒,上前拍了他一下说道:“谈的怎么样?”

    “唉,别提了,他现在就剩下玩‘女’人的胆子了,别的什么都不敢干了不但把我骂了出来,还动手了”。蒋海洋摇摇头无奈的说道。

    “嗯,这是个好事,不做就可惜了,你还有其他人选吗,这个副总指挥可是一个抢手货,你巴拉巴拉自己的关系,看看有没有够得上标准的,只要可以,剩下的事我来办”。罗东秋说道。

    “我想想啊……”

    山雨‘欲’来风满楼,几乎在同时,石爱国也知道了安如山即将离开中南省的消息,虽然市长邸坤成是安如山的秘书,他也明白安如山对自己不满意,当时让自己升任书记也是迫不得已,可是石爱国还是很感‘激’安如山,毕竟当时他有其他选择,可是还是选择了他石爱国,可是又想到即将出任中南省省委书记的罗明江,石爱国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憋气。

    可是无论如何,这不是自己能左右的,自己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可是一种危机感也接踵而至,自己虽然是湖州的市委书记,那么人代会刚刚开完,省里不太可能调整市长邸坤成,那么一旦对湖州要调整的话,自己是首当其冲的,而且省里也会考虑到安如山的面子,无论如何都会给邸坤成几年的时间,可是自己就没那么幸运了。

    “书记,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仲华站起来说道。消息就是仲华带来的,应该是没有错的。

    “仲华,先别走,你刚才说谁出任省长?”石爱国听到安如山即将离开中南省到京里担任农业部不长后,后面的话几乎没有听进去。

    “据说是团中央的书记梁文祥”。仲华简单说道。

    “你对这个人熟悉吗?”

    “不是很熟悉,只是见过一次面”。仲华实话实说道。

    “嗯,好吧,你先去忙吧”。石爱国说道。

    上层力量的单薄已经是石爱国的一个死‘穴’,所以一旦上层有个风吹草动,石爱国都是胆战心惊的,这也更加的让他忧心忡忡,自己没有到这个位置时,想的是到这个位置就该满足了,但是真要是到了这个位置,想到的又是该如何保住自己的位置,稍微有点希望,又想着什么时候该往上爬,所以人啊,没有个知足的时候。

    “秋哥,上次说的那个事怎么样了?”喝了杯酒,蒋海洋突然问道。

    “什么事啊?”罗东秋一愣问道。

    “咳,还不是丁长生的问题吗,你说你给公安厅打个招呼,把他‘弄’出湖州去,怎么样了?”蒋海洋道。

    “哎,你不说这事我还真是忘了,要不然今晚就办这事吧,我打电话让那个老吴过来一趟”。说完罗东秋开始打电话。

    罗东秋以前是中南省的第二公子,但是因为安如山的公子一直都是在国外读书,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