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长生没有食言,在胡海军休息了几天之后,就让他重新为石爱国开车,因为丁长生看得出,石爱国对胡海军使用还是比较顺手,期间除了丁长生开车外,其他人都不太了解石爱国,没办法很好的服务,于是在请示了石爱国后,顺理成章的将胡海军又调了回来继续开车。

    一大清早,胡海军将车开到丁长生居住的小区,先接了丁长生,然后向市委家属院开去。

    “丁秘书,谢谢了,我这次能回来全仗着你啊”。胡海军向丁长生道谢道。

    “哎,胡哥,这话外道了啊,本来这事也不算是个事,但是领导的事,咱们做服务的哪敢懈怠,所以你只要好好干就可以了,不过有件事我倒是想提醒你”。

    “丁秘书,什么事啊?”

    “其实说到底你我都是为了领导服务的,再说的卑贱一点,我就是古代在主子鞍前马后拾掇的那个小跟班,你的,不过就是一个赶车的马夫,胡哥,我这样说你赞成吗,我说的是古代”。

    “丁秘书,你读书多,不过也确实是这么回事,你说得对”。

    “既然你同意我的说法,那我就往下说,哪个领导家里没点‘乱’七八糟的烂事,你说我们做下属服务的该不该管?”丁长生坐在副驾驶上,转脸看着胡海军问道。

    “这个嘛,我们哪有权利管领导的家事啊?”

    “说得对,我们干工作不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吗,对不对,不过书记好像对你有点不满意,感觉你参与他们家的事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哪方面没做好,还是真的在搀和事了,或者被人利用了,这些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丁秘书,这都哪跟哪啊,我没有啊”。胡海军心里一颤,但是嘴上坚决不能承认,于是极力否认道。

    “胡哥,还是那句话,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书记就这么点的我,我也是原话带到,对了,你是不是和书记的千金来往比较密切?是不是出在这上面啊?”

    “哎呦喂,丁秘书,我可是天大的冤枉啊,她是书记的千金,平时用个车什么的,我敢说不吗?所以就这点事,怎么可能和书记的家事扯到一起呢?”

    虽然嘴上极力否认,但是胡海军背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他不知道这些事丁长生是怎么知道的,看着胡海军紧张兮兮的样子,丁长生心里一阵冷笑,你还在不知道吧,你一直心仪的那个‘女’人已经被我拿下,还上赶着要当我的**隶,真是好笑,你一个开车的也想泡市委书记的闺‘女’,妈的,这也就罢了,居然还想给老子设套,真是不知道死活,等着吧,看我怎么慢慢玩你。

    “所以啊,这些高官子弟不是那么好‘交’往的,我劝你以后还是离石梅贞远点吧,书记好像是知道了什么似得,当然了,怎么知道的,这我就不清楚了”。

    车到市委家属院石爱国家‘门’口,胡海军心事重重的下了车等着,丁长生上前敲‘门’,这一次开‘门’的居然是石梅贞,这小妮子听了丁长生的话,乖乖的回家了。

    “书记呢,还没起‘床’吗?”丁长生扫了一眼餐厅和客厅,居然没有发现石爱国的影子。

    “死鬼,为什么不联系我,我打电话也不接,你是不是想甩了我?”说着石梅贞的手居然大胆到伸向了丁长生的两‘腿’中间。

    “你疯了,干什么?书记看见我们就完了”。丁长生低声说道

    “不会的,他们在厨房里做饭呢,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下手,恐怕我真的要有个小弟弟了,那个贱人现在一天到晚的缠着他,恐怕这次是铁了心要孩子了”。石梅贞看到丁长生严厉的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