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王八蛋不要命了吗?”丁长生看着手里的子弹,这也太张狂了,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威胁吗?

    “每一个利益集团后面都养活着成千上万的人,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不理解的是,口口声声宣扬的法治社会其实也不过如此,说实话,在大陆做生意,头疼的不是生意,而是各种各样的关系”。杨凤栖坦然一笑,说道。

    “这么说来,你决定了?”丁长生问道。

    “不决定又能怎么样?钱是赚不完的,但是命却只有一次,我不想再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杨凤栖有过那一段刻骨铭心的伤害后,没人懂得她,但是丁长生懂得。

    “那好吧,不过这事你还得再和梁省长说一下,我现在是在省纪委了,时间上可能不自由,不可能时时刻刻跟着你,如果你方便的话,让梁省长给省纪委打个招呼,我就可以跟你处理这些事了”。丁长生叹息道。

    “这没问题,我会和梁叔叔要求的”。杨凤栖答应道。

    两人正在商议明天怎么去和汉唐置业的人见面呢,门口突然传来砰砰砰的砸门声,丁长生和杨凤栖愣住了,这里是总统套房,一般人是上不来的,杨凤栖和丁长生匆忙穿好衣服,到了门口。

    开始时丁长生以为是杨凤栖的保镖在敲门,可是杨凤栖想要开门时,被丁长生拉住了,因为他听到了有人在用门卡开门的声音,这就意味着门外不是保镖,而且还间或有人说外语的声音,似乎发生了争执。

    “谁啊?干什么?”杨凤栖在门口问道。

    “警察查房,开门,快点开门”。门外的声音越来也大。

    “一分钟后开门,我去隔壁”。丁长生迅速的将门上的铁链拴好后向屋里走去。

    杨凤栖大吃一惊,这里是三十九层,从这个房间到隔壁,不是开玩笑吧,但是门已经被推开,可是还有一条铰链在阻挡着人进入,令杨凤栖没想到的是,居然伸进来一柄大钳子,看样子是要绞断门链了。

    这个时间远远不可能到丁长生所说的一分钟,随即门就被打开了,一下子涌进来十几个警察,而且还带着警棍等武器,为首的一人甚至还拿着枪,这些人目的性很强,上来也没和杨凤栖废话,直奔各个房间里搜寻。

    但是搜查了一圈后,都走了回来,纷纷摇头,带头的警察心里一沉,接到的情报明明是有男人进了杨凤栖的房间,但是怎么会找不到呢。

    “请问,你们到底在找什么?凭什么就这样闯入到我的房间里来?”杨凤栖质问道


    “找什么你心里清楚,我问你,你这个房间里就你一个人吗?”带头的人是一个长相很胖的警查,而且满身的酒气,好像是刚从酒桌上下来似的。

    他接到的指示是这个女人的房间里进来一个男人,但是却没告诉他进来的人是谁,他的任务也很简单,就是以抓嫖的形式将这屋里的男女控制住,然后带回派出所就可以了,剩下的事自然是有人处理。

    可是现在的难题是这屋里只有这么一个女人,总不能变一个男人出来吧,这使他犯难了,只能先回去再说,可是这个时候想走已经来不及了。

    丁长生从杨凤栖的窗户出去后,攀爬到了隔壁的房间,隔壁是杨凤栖保镖的房间,而此时,在楼上的三个保镖已经在楼道里和警查在理论了,所以房间里空无一人。

    “走,回去”。胖警查将枪收回到腰间的枪套里,说道。

    “走?往哪走?”丁长生此时衣冠整洁的站在了门口,问道。

    “你是谁?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