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的楼道里,三个人挤在一起商量着接下来的安排,对于丁长生的狡猾和好运气他们都是知道的,所以,这一次三个人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而且三个人手里除了枪之外,还每人一把刀,准备近身搏斗的时候用。

    “阿豹,我和你上去,我们从楼道里进房间攻击,但是阿狼,你不要进去了,你下楼,守在楼下面的花丛里,我们不能不能防备这小子狗急跳墙,如果他逃,在楼下你负责拦住他或者是做了他,明白吗?”阿虎分配着各自的任务。

    “可是,这是七楼啊,二哥,你太抬举他了吧,我在楼下等于是没事啊”。阿狼有点不服气的说道。

    “听我的没错,你那里是最后一道防线,我们不能不防,这一次一定要做的干净利索,尤其是决不能让他跑了,我们哥几个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除了大哥,在他首先都栽过了”。阿虎很愤恨的说道。

    “嗯,好,我这就去”。阿狼说完起身下了楼。

    “阿豹,待会我负责掩护,你开门,你的手艺好,尽量不要惊动他,能在屋里解决的事,就不要在外面解决,外面一有动静,事就大了”。阿虎嘱咐道。

    然后,两人推门走廊的门,来到了楼道里。

    楼道里的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走上去就像是没有声音一样,各个房间里不时传来客人的咳嗽声和打呼噜的声音,很明显,这就是快捷酒店的缺点,有时候门或者是墙壁不太隔音。

    丁长生就摊上这么一位隔壁的房客,而且不巧的是他住在走廊的尽头,隔壁就是听起来好像是两位房客,一男一女,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劲头,丁长生住进来时已经是凌晨了,可是这对男女除了说话,就是看电视,而最令人受不了的就是俩个人居然隔上半个小时就搞一次,一搞就是半个小时。

    因为担心着刘香梨,还有杨凤栖的孩子,所以丁长生虽然是躺在床上,却一点都睡不着,就这么看着房顶,然后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这一次汪明浩是铁了心要置他于死地了,目前看来,只能是守,不能攻。

    想到这里,起身想抽根烟,但是一摸床头,烟在,但是火机在电视下面的小柜子上,记得自己在那里喝水来着,于是也没开灯,借着窗外的微光下了床走到小柜子边去摸火机。

    一根烟叼在嘴里,抬手想打火时,却发现了令他汗毛倒立的一幕,在他的门口,有个影子不停的在动,因为门并不是很贴地面的那种,所以走廊里的灯光会透过门下面的缝隙将光照进来,可是此时,那道光被人挡住了一半,而且还在不停的动


    很明显,门外有人,丁二狗侧耳听了一下,好像是在开锁,这会是谁呢?

    想到这里,丁长生立刻开始穿衣服,将重要的东西塞进自己的衣服里,然后提着鞋到了窗边,小心的向下看了一眼,这是七楼,沿着窗外的墙壁到隔壁是没问题的,可是这个时候他发现,楼下的草丛里也有人在,原来是阿狼觉得阿虎和阿豹太紧张了,自己这里虽然是最后一道防线,可是基本用不着,所以坐在草丛里点了一支烟,不时抬头看一眼最靠墙的窗户,根本想不到在阿虎和阿豹两人的攻击下丁长生还有逃生的本事?

    窗外的路也被堵死了,虽然不知道对手是谁,但是很显然,这次针对自己的策划可谓是很周全的,此时门口还在响着开锁的声音,丁长生快速的走进了洗手间里,然后坐在了马桶上开始穿鞋。

    因为洗手间没有窗户,很黑,还怕惊动了门外的人,所以连门都没敢关,丁长生就这么蓄势待发的等着对方进门,争取一击得手,相信没人会对一个开着房门的洗手间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