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长生到公安局时,刘振东正在预审那个被称为老大的人,他就到了隔壁的观察室看着预审室里的情况。

    但是这个家伙好像是有恃无恐,根本不配合刘振东的审问,而且还威胁刘振东呢,一个劲的吹自己的后台有多硬,这倒是让刘振东一筹莫展,听说丁长生来了,于是就先出来见丁长生。

    “什么情况?”丁长生问刘振东道。

    “别提了,一个死硬死硬的顽固分子,这么久了,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你还别说,身份出来了,这家伙叫刘家成,还真是纺织厂的工人子弟,但是已经十几年没有回来了,这次回来还真是有点不可思议,我看,这背后的事一定不简单”。

    “刘家成?干什么的?不会是无业游民吧?”丁长生问道,但凡有点工作的人都不会参合这事,所以丁长生怀疑这小子是混社会的。

    “现在还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小子这些年都不在湖州混,好像是在江都混来着,不过至于是干什么的,我还真是不知道”。刘振东道。

    “这伙人很可能和最近的纺织厂这块地要开发有关系,但是要说是纺织厂的人指示的,我看到不至于,纺织厂的何大奎充其量也就是会上访,但是好像最近也老实多了,关键是这伙人闹的不是时候啊,纺织厂的事不是还没决定怎么办的嘛?”丁长生也感到很纳闷,这伙人目的是什么呢,刚才闹哄哄的,这伙人一点条件也没提啊。

    “振东,你好好盯着这个刘家成,不交代坚决不能放弃,一定要查出来这背后到底是谁在捣鬼”。

    “丁局,我知道了,我尽力吧,你也知道,最近我一直都在盯着赵刚,这边可能精力不够用的,相比较而言我觉得还是赵刚那边重要一些”。刘振东道。

    丁长生沉吟片刻,觉得刘振东说的对,而且丁长生知道的比刘振东还多,所以关于赵刚和赵庆虎之间的事,要是不盯紧点,很可能会出篓子,不然的话,就会丧失最好的解决时机。

    纺织厂闹事这件事可不是小事,由于当时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被一些群众将纺织厂闹事的画面直接发到了网上,这小湖州又出名了,这让罗明江很不满,直接打电话给了司南下。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司南下就召开了常委会,要尽快的,彻底的解决的纺织厂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那么这就是个火药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而谁在上面,被炸的粉身碎骨的就是谁


    现在湖州是自己掌舵,所以司南下绝对不希望自己会被这件事牵连进来,做记录的依然是张和尘,她一边做记录,一边想着待会该怎么和丁长生通风报信。

    常委会依然是残缺不全的,虽然已经定了仲华是市委副书记,但是因为省里还没来人,所以市委副书记没来,组织部长因为缺位,而主持工作的是最后一名副部长,所以也没人来。

    这一次不是投票做决定的事,所以司南下是很希望这是一个全面的常委会,这么一来,参加的人越多,到时候做决定时责任就越小,凡是参加常委会都是要在会议记录上签字的,所以司南下觉得这一次唐玲玲应该过来参加会议。

    可是当张和尘奉命给唐玲玲打电话时,唐玲玲居然说自己不是常委,参加这样的会议不合适,要是不以常委的身份参加她就来,否则就不来了。

    司南下听到张和尘这么汇报,心里冷笑,还组织部长呢,你就等着吧,不来就不来,来的这些人也可以将这件事掰开了揉烂了,不就是那点烂事吗?

    “不等了,下面开会了,今天的会议议题就一个,那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