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我不想啊,这件事我已经汇报过贺部长了,但是贺部长什么都没说,我就不信他没有和贺飞联系过,现在让贺飞矢口否认的很可能就是贺部长,而且贺部长还给我打电话,赶紧找出幕后的人来,采取措施息事宁人,如果这件事上面执意要调查的话,我们就难以脱身了,唉,真是急死我了"。 [口气说了这么多,说的口干舌燥的,罗香月赶紧上前给她倒了杯茶。

    "说的是啊,但是发帖的人藏身在外省,而且我听公安局汇报说很难监控到对方,对方的反侦察意识很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根本抓不到对方"。罗香月表示赞同。

    "唉,算了,让记者到会议室吧,见了,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见,记者就敢将责任全部扣到县委头上,这件事的确是麻烦透顶了"。林春晓捋了一下自己的乱发,端起杯子出了办公室,罗香月紧跟其后。

    虽然为了和上面接轨,很多县市都设立了发言人制度,一般县里的发言人都是宣传部长兼任,海阳县也是如此,但是这一次林春晓没有让宣传部的人来,一来这件事是自己和贺部长直接沟通的,少一个人知道贺飞的真实身份就少一层麻烦,所以她决定亲自接待这些记者。

    从这件事一开始发端,于全方就躲得远远的,这不,现在天天下乡,而下乡的地点就是丁长生曾经呆过的独山镇,现在那里的花卉苗木种植已经成了规模,每年都给县里贡献上千万的利税,而独山镇的书记就是海阳县驻京办的主任梁荷仙的妹妹梁荷花,背地里都叫梁荷花是小姨子书记,这是有道理的。

    现在于全方就等着林春晓处理完贺飞的事交接,现在这段时间主要是视察,而视察的主要对象就是小姨子书记。

    "各位记者朋友,我是海阳县的县委书记林春晓,欢迎大家来海阳采访调研,这样好不好,有什么问题,我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问吧"。林春晓尽量让自己显得亲民一点,微笑着说道。

    "林书记,我是法制报的,我想知道,临山镇贺飞镇长这件事县里是什么态度,有没有调查,是不是真的?"

    "你这是一个问题里面套了好几个小问题啊,好吧,我一块回答,贺飞这件事,我们县委一直在跟进,也找贺飞同志进行了调查,但是贺飞同志说的很清楚,好像你们也该都知道了,他说没这回事,这都是别有用心的人在搞破坏造谣生事,是想破坏临山镇良好的投资环境,是在抹黑海阳县,这样回答你吗满意吗?"林春晓继续为贺飞辩护道.

    "那,林书记,我们可不可以这么理解,也就是说贺飞这件事爆出来之后,你们并没有组成调查组对这件事进行调查,是不是?"

    "嗯,对吧,你可以这么理解,因为组织部门已经找贺飞调查过了,但是结果和网上宣扬的完全不符,所以请大家不要相信所谓网上的消息,那都是造谣生事,我们已经在采取措施,争取尽快将造谣生事的人控制起来"


    "林书记,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才使得海阳县委没敢采取措施,比如背后有人在阻挡这件事的真相暴露出来"。这个法制报记者问问题很尖锐,这让林春晓有点下不来台,但是没办法,既然要面对,就得继续面对,现在这个时候撤,效果会很坏。

    "没有,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在贺飞这件事上,海阳县委是公正的,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我们不会放过一个犯了错误的人,但是也不能冤枉好人,对不对?"

    "林书记,你说的没错,不过最新的消息是贺飞是白山市组织部长贺明宣的侄子,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因为他是贺部长的亲戚,海阳县委不敢调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